林铭述:第14届中国摄影金像奖拟获奖人摄影作品 — 艺术摄影类

来源:中国摄影网 责编:周怡濛 2023-05-153821

国家大剧院。捕捉阴云中透射的阳光,金色大殿在乌云衬托下呈现戏剧性。

人民大会堂和国家大剧院。天圆地方相得益彰

国家大剧院楼梯。几何图形和色彩的交织。

国家大剧院楼梯超。广角镜头将一束光伸长为对角线,显示出张力。

哈尔滨歌剧院鸟瞰。无人机拍摄的上帝之眼让线条旋律流动起来。

哈尔滨歌剧院夜景。雨后形成的上下对称式构图,宁静而优雅。

廊坊大剧院大厅。旋律线条和节奏的韵律。

廊坊大剧院舞台。光影的构图在节奏中展开。

梅溪湖大剧院。雨后的倒影组成二声部的复调结构。

梅溪湖文化中心走廊。室内外不同色温形成冷暖色彩,画面有声有色。

深圳音乐厅。建筑由不同矩形和三角形构成,蓝调背景让暖色大厅光影通透。

珠海歌剧院。歌剧院被称为“日月贝”,在清晨阳光照射下分外壮丽。

台北大剧院。正立面的拍摄使中国古建式的歌剧院庄严而秀丽。

乐谱镜像。国贸的镜像类似电子乐谱的图形。

新金融街。线条将丽泽SOHO与周边建筑组合为抽象的形态。

千禧镜像。点线面在玻璃墙面上的镜影,犹如旋律和节奏构成的乐谱。

丽泽大厦内景。大厅天窗奇异的线条如飘浮的音乐。

丽泽SOHO。点点滴滴的蜘蛛人犹如音符在流动。

凤凰传媒中心。倒影带来一个梦幻的世界。

千禧影像。通过镜像表现建筑解构形成的破碎画面,一个打碎的音乐。

陆家嘴三巨头。“天光云影共徘徊”。

CBD中环大厦。一条金色的线犹如小号的长音,深色线条是低音伴奏。

大兴首都新机场。如“无重力的建筑”飘浮在空中。

中国海洋博物馆。落日的金光照在建筑上,显示华丽的色彩。

金茂大厦。夕阳下的大厦庄严而恢弘。

陆家嘴名邸楼群。几何图形组成的光影构图。

顺德图书馆。阶梯打破了椭圆形的平衡。

解构式天窗。各种三角形的组合。

市中心夜景。“只是近黄昏”,玻璃墙面最后的余晖。

国家大剧院夜景。犹如是外来的飞碟,放射性光线支撑着通明的大厅。

查看大图 全部展开 21/272

国家大剧院。捕捉阴云中透射的阳光,金色大殿在乌云衬托下呈现戏剧性。

人民大会堂和国家大剧院。天圆地方相得益彰

国家大剧院楼梯。几何图形和色彩的交织。

国家大剧院楼梯超。广角镜头将一束光伸长为对角线,显示出张力。

哈尔滨歌剧院鸟瞰。无人机拍摄的上帝之眼让线条旋律流动起来。

哈尔滨歌剧院夜景。雨后形成的上下对称式构图,宁静而优雅。

廊坊大剧院大厅。旋律线条和节奏的韵律。

廊坊大剧院舞台。光影的构图在节奏中展开。

梅溪湖大剧院。雨后的倒影组成二声部的复调结构。

梅溪湖文化中心走廊。室内外不同色温形成冷暖色彩,画面有声有色。

深圳音乐厅。建筑由不同矩形和三角形构成,蓝调背景让暖色大厅光影通透。

珠海歌剧院。歌剧院被称为“日月贝”,在清晨阳光照射下分外壮丽。

台北大剧院。正立面的拍摄使中国古建式的歌剧院庄严而秀丽。

乐谱镜像。国贸的镜像类似电子乐谱的图形。

新金融街。线条将丽泽SOHO与周边建筑组合为抽象的形态。

千禧镜像。点线面在玻璃墙面上的镜影,犹如旋律和节奏构成的乐谱。

丽泽大厦内景。大厅天窗奇异的线条如飘浮的音乐。

丽泽SOHO。点点滴滴的蜘蛛人犹如音符在流动。

凤凰传媒中心。倒影带来一个梦幻的世界。

千禧影像。通过镜像表现建筑解构形成的破碎画面,一个打碎的音乐。

陆家嘴三巨头。“天光云影共徘徊”。

CBD中环大厦。一条金色的线犹如小号的长音,深色线条是低音伴奏。

大兴首都新机场。如“无重力的建筑”飘浮在空中。

中国海洋博物馆。落日的金光照在建筑上,显示华丽的色彩。

金茂大厦。夕阳下的大厦庄严而恢弘。

陆家嘴名邸楼群。几何图形组成的光影构图。

顺德图书馆。阶梯打破了椭圆形的平衡。

解构式天窗。各种三角形的组合。

市中心夜景。“只是近黄昏”,玻璃墙面最后的余晖。

国家大剧院夜景。犹如是外来的飞碟,放射性光线支撑着通明的大厅。

姓名:林铭述

性别:男

民族:汉族

出生日期:1943-08-31

政治面貌:群众

学历:硕士研究生

工作单位:中艺影校

职务:教师

籍贯:福建省 - 南平市 - 延平区

摄影工作经历:

中国建筑学会建筑摄影专业委员会委员、中艺影像学校教师,长期从事建筑等题材的摄影作品创作。

摄影作品:

组照30幅《城市文化地标》

新纪元的中国建筑 21世纪的中国建筑有了巨大发展,建筑的飞跃必然带动建筑摄影的发展。各国优秀的建筑师到中国来施展,推动了中国建筑的发展,许多本土建筑师也打破了传统的规则,用非线性替代线性,把建筑和大自然融合在一起,让音乐的元素更加鲜明。如哈尔滨大剧院和凤凰国际传媒中心在国际上都获得建筑大奖,代表了国际一流的建筑水平。 艺术的情感与数的抽象思维有一种无法解脱的关系,建筑中的数、音乐中的数、摄影中的数之间形成一种和谐的关系。音乐作为生命中灵魂的部分,成为建筑艺术摄影创作的动力。 我用“四全”拍摄的方式,即“全焦距”“全方位”“全天候”“全过程”的手段来支持摄影中的艺术表现。“全焦距”是镜头的选择和风格;“全方位”是构图取舍和角度;“全天候”是对不同光影的处理;“全过程”是前后期的统一。 三十张照片通过“歌剧院“”建筑乐谱”“城市文化地标”三组作品来说明。 歌剧院作品14张。 建筑作为音响的容器,和音乐几乎是同步共存的。歌剧院和音乐厅最好说明二者的关系。国家大剧院就是一座具有标志性的建筑,它的呈现大大影响了后来的发展。国家大剧院的三个剧场被装进圆形球体中,犹如一只外来的飞碟,曾有人觉得大剧院跟人民大会堂不协调,一方一圆也符合中国传统建筑的理念。 建筑乐谱作品8张。 音乐通过数转换到一个平面上,最好的诠释就是五线谱。它建立了一个非常明确的方位,音乐、建筑及影像的关系就是一种点、线、面的关系,建筑和影像上的这些点就代表了乐谱上一个点的位置,一个点犹如一个音符,多个点就连成了线的旋律,而面则形成了音乐中的和声和复调。 城市文化地标作品8张。 城市文化地标代表了国家的强盛和发展,到中国和世界的各个城市去旅游时,最重要的拍摄对象就是CBD建筑,图书馆、歌剧院和音乐厅等等城市的标志。 摄影是用镜头去“凝视”和观察,摄影师必须有敏锐的观察力才能从平凡中发现不平凡,从不完美中寻求完美,从司空见惯的景致中发掘与众不同的美。 摄影是人眼的延伸和扩张,是用镜头凝视的“看的美学”。可以说,图像语言本身蕴含的意义比被符号化的文字语言来得更加丰富和生动,作品本身要诉说的精神内涵总是超出作品本身的表象,这就是摄影艺术的魅力。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更多>推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