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晓 | 2024年AAP摄影大赛获奖作品公布

作者:国际沙龙组 2024-05-10 阅读:1593
  
核心提示:2024年AAP摄影大赛获奖作品已于近日揭晓,最终入选的作品中既有令人心碎的震撼图片,也有轻松愉快的图片。总体而言,今年的评选强调强烈的美感和故事性。

2024年AAP摄影大赛获奖作品已于近日揭晓,该大赛旨在表彰来自世界各地摄影师的最佳单幅作品。

来自世界各地的专业和业余摄影师分享了他们的独特视角,角逐年度摄影师的国际认可、10,000美元的现金奖励以及在印刷杂志“All about Photo Awards 2024 特别版”上发表。

由英国伦敦国家肖像画廊摄影部馆长 Clare Freestone、加利福尼亚州卡梅尔摄影艺术中心执行主任 Ann Jastrab、Le Masterclass 创始人、摄影师 Klavdij Sluban、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会员、出版商 Dewi Lewis、2023年AAP大赛获奖者、摄影师 Priyo Widdi 以及《All about Photo》创始人兼编辑、摄影师 Sandrine Hermand-Grisel 这6位专家组成的评审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件参赛作品进行了评估。经过慎重考虑,尊敬的评审团选出了48位获奖者,他们来自3大洲22个不同的国家。

今年的大部分参赛作品都是彩色的,但前五名中有两幅作品却是黑白的。同样值得注意的是,48位获奖者中只有11位女性,但她们却占据了前两名。今年参赛的许多图片反映了世界上发生的灾难性事件,包括乌克兰和中东战争,但也有大量图片展示了世界如何受到污染,迫切需要我们的关注。最终入选的作品中既有令人心碎的震撼图片,也有轻松愉快的图片。总体而言,今年的评选强调强烈的美感和故事性。

Henri Cartier-Bresson 在《心灵之眼:摄影和摄影师文集》中强调了摄影师如何与濒临消失的主题打交道,突出了这些捕捉到的瞬间的不可替代性。五幅最佳获奖作品恰如其分地呼应了Cartier-Bresson 的观点,展示了他们通过摄影抓住并保存转瞬即逝的瞬间的高超技艺。

意大利摄影师 Roberta Vagliani 的获奖作品以黑白照片展现了桑给巴尔一所简陋学校的迷人场景。在这所没有课桌椅和传统学习用品的学校里,一群年轻女孩围在老师身边。其中一个女孩似乎被摄影师的镜头吸引了注意力,用一种强烈的方式看着摄影师。在这张照片中,简洁与朴素交织在一起,突出了女性学习的本质:“知情权”。正如 Nelson Mandela 所说:“教育是改变世界最有力的武器。”

Véronique De Viguerie 拍摄了一对结婚当天的年轻夫妇,如果不是伊拉克摩苏尔满目疮痍的城市景观作为鲜明的背景,这可能是一幅传统的婚礼肖像。这幅作品将爱情与战争的凄美描绘浓缩在一个画面中。

Lieven Neirinck 在也门萨那拍摄的这张黑白街景照片中捕捉到了一个决定性的瞬间。画面中,两个同样身着白衣的男子从我们面前走过,即将消失在小巷的阴影中。画面中巧妙安排的线条造就了完美的构图。

Joseph-Philippe Bevillard捕捉到了爱尔兰厨房中姑妈和小侄女之间的幕后瞬间。姑妈精心打扮去教堂,俯身调整侄女的袜子,导致裙子的袖子从肩上滑落。与此同时,侄女凝视着摄影师,似乎对被当做孩子对待的瞬间感到不满。

Victor Wong 的作品将我们带到了印度,定格了这样一个瞬间:在普什卡尔,一个小女孩在母亲警惕的注视下,用一根长长的指挥棒在绳索上巧妙地保持平衡,展示她走钢丝的本领,而背景则是一排骆驼。


获奖作品

▲ 2024年度摄影师《知情权》©Roberta Vagliani(意大利)

Nelson Mandela 说过:“教育是改变世界最有力的武器。”

这张照片拍摄于桑给巴尔的一所学校,那里没有课桌椅和学习用品。这些小女孩拥有的只是一本笔记本和她们的记忆。知识由一位老师传授给她们。每个人都有改变世界的可能。


▲ 第二名《摩苏尔的新郎新娘》©Véronique de Viguerie(法国)

Thoraya 和 Fahed 在摩苏尔法赫德的街道前举行婚礼,街道在9个月的激烈战斗中被完全摧毁。在伊斯兰国占领的三年里,这对恋人无法见面,也没有任何消息。城市解放的那一天,住在老城西侧的 Thoraya 逃了出来,与她的爱人见面。两周后,他们终于喜结连理,庆祝爱情与和平。

2017年7月21日,在摩苏尔东区,伊拉克政府宣布经过9个月的激烈战斗,摩苏尔已从ISIS手中解放出来,几天后,该城遭到严重破坏。摩苏尔周围仍有许多伊黎伊斯兰国的潜伏小组,人们既感到恐惧,又感到自由。


▲ 第三名《精心安排的友谊》©Lieven Neirinck(比利时)

20世纪末,我曾多次穿越也门和阿曼。我连续4年在暑假期间游览了阿拉伯半岛南部。我对阿拉伯异国情调的愿景和感受进行了研究。这是一次危险的探险,因为当时正值海湾战争。因此,我不得不逃离也门。我在一个神秘的群岛结束了我的旅行。

由于这些战争,没有人再对这些未知的阿拉伯国家感兴趣。战争结束了。时光飞逝,新的、大胆的作品不断涌现。我开始采用不同的创作态度。我不再寻找遥远现实中的异国情调,而是开始关注身边的事物,并以日记的形式对我的普通生活进行研究。这些日记一直保留至今,成为我作品的主要艺术基础。现在,我骑自行车或步行旅行,从日常行为中品味异国情调。我将生活视为一场盛大的表演,我喜欢表演。

直到现在,我都忘了这件阿拉伯作品。用当代人的眼光来看待我的报告文学是一种重新发现。我喜欢与人见面并交谈。这种会面是我创作方法的核心基础。我在首都萨那长途跋涉,与不经意的路人谈笑风生。很多时候,我在家里和他们一起喝茶和咖啡。我的阿拉伯语言知识带我走遍了所有地方。


▲ 第四名《Doreen姑妈和Ellie-Jean》©Joseph-Philippe Bevillard(爱尔兰)

2023年5月,戈尔韦市附近的爱尔兰游民居住区。Doreen姑妈在戈尔韦参加宗教仪式前给Ellie-Jean穿袜子。作为爱尔兰游民文化的一部分,每个人在出席特殊场合时都会精心打扮。


▲ 第五名《表演者》©Victor Wong(中国香港)

在印度普什卡一年一度繁忙的骆驼集市上,成千上万的游客和骆驼买家聚集在这个通常荒无人烟的地方。此外,还有各种节目、骆驼比赛和街头艺人的才艺表演,吸引着来自印度各地的人们。整个活动丰富多彩,充满欢乐。


特别荣誉奖

▲ 《从光明中匆匆走来》©John Francis(美国)

我经常发现自己在开始拍摄时并没有特别的主题。机缘巧合成为我照片的主旋律,而照片则成为意想不到的礼物。


▲ 《孔雀》©Emily Fisher(美国)

我正在创作的作品《自然倾向》研究人类与自然世界之间复杂的共生关系。我敏锐地意识到我们不断变化的环境的不稳定性、生命的脆弱性和童年的短暂性;我用我的摄影作品来探索和表达这一点。我作为母亲、妻子、艺术家和环保主义者的角色为我的作品提供了灵感。

这张照片是2022年在我家后院拍摄的,当时正值雾天。


▲ 《我远远地听到哥萨克人的回答》©Emeric Lhuisset(法国)

这张照片提出了殖民主义的问题,以及文化和历史叙事在这场战争中的重要性。在这里,第聂伯河畔,乌克兰士兵重现了列宾写给苏丹的信。


▲ 《全力以赴》©Manuel Besse(法国)

金矿矿工的秘密矿场,Rio Jari -巴西-当代奴隶制,从债役到强迫卖淫和人口贩运。


▲ 《最大的浮动太阳能电池板》©Andre Hidayat(印度尼西亚)

这是亚洲最大的浮动太阳能电池板之一,位于印度尼西亚 Cirata 水库上方。


▲ 《鸟语花香》©Elaine Klein(以色列)


▲ 《后窗》©Fabien Dendiével(法国)

这张照片拍摄于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看着这扇窗户,我立刻想起了Alfred Hitchcock的电影《后窗》。我认为这张照片展现了摄影的魅力:观察力、耐心和运气。


▲ 《小牧羊人》©Ilaria Miani(意大利)

Q'ero 人居住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偏远村庄,他们被称为印加人最后的直系后裔。他们的主要食物来源是马铃薯和饲养羊驼,但由于气候变化改变了四季轮回,农作物会受到狂风暴雨和大旱的侵袭,他们在村子里的生活变得前所未有的艰难。


▲ 《无女人之地》©Véronique de Viguerie(法国)

2010年11月18日,拍摄于阿富汗东部的一个妇女庇护所。为了自己的安全,她必须匿名,她不知道自己的年龄(但看上去可能只有15岁),受到创伤的她很少说话。她刚刚来到贾拉拉巴德的妇女庇护所,带着她的新生儿。她被自己的父亲卖给了一个不断虐待她的老丈夫。两天前的晚上,她设法逃了出来。如果她的婆家发现她的行踪,她就会被杀死。这又是一起名誉犯罪。

即使在塔利班统治之前,这个非常保守和传统的社会也是厌恶女性的。


▲ 《地雷幸存者》©Giovanni Diffidenti(意大利)

Yousif Lado 在南苏丹朱巴市附近的地雷中失去了双肢。现在,他与哥哥一家生活在一起。当我见到 Yousif 时,他问我们:“你们为什么来这里?你们能解决我的问题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Yousif 大部分时间都坐在院子里或他哥哥家的大门外,盯着过往的车辆或乘客。他的截肢部位太高,无法佩戴假肢,也得不到政府的帮助。

这张照片是他在苏丹朱巴(现称南苏丹)为联合国工作时拍摄的。它是名为《完美士兵的遗产》系列图片的一部分。这是关于世界各地的地雷幸存者。它始于1992年,当时我住在柬埔寨,迄今为止我已经记录了17个国家。我也是一名幸存者。1994年,在反对红色高棉的战争中,我跟随柬埔寨士兵。有一次,我从坦克上下来开始拍照,当我返回时,两名士兵把我从坦克上移走。五分钟后,坦克引爆了一枚反坦克地雷。两人死亡,七人受伤。接替我的两名士兵牺牲了。指挥官告诉我,你很幸运!


▲ 《兴坪最后的大师》©Andrea Peruzzi(意大利)

夕阳西下,漓江和兴坪村一带的喀斯特山峰巍峨壮观,夕阳透过山峰,映照在碧绿的江水中,显得格外耀眼。这时候,“捕鱼高手”和他们忠实的鸬鹚一起乘坐竹筏,等待着夜幕降临,开始进行这种壮观的千年捕鱼活动。这是一个永恒的地方,也是一门永恒的艺术,虽然如今几乎只作为民间传说供游客观赏,但我们应该记住,即使是这些表现形式也有助于保护历史记忆和当地的文化传统。

这张照片拍摄于2015年8月,地点在中国。那是我第一次带着相机和背包旅行。一天傍晚,当我沿着漓江边散步,去看中国20元纸币上也有的全景时,遇到了带着鸬鹚的渔民。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是专门来拍照和付钱的。他们没有要求我付钱,但我知道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不过,我非常喜欢这张照片,它让我想起了一次美丽的冒险。


▲ 《急刹车》©Zhenhuan Zhou(中国)

2022年,拍摄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绕桶赛是女牛仔骑马快速绕桶的比赛,用时最短者获胜。每当一匹马到达一个木桶时,它就需要急刹车,绕过木桶,然后向下一个木桶奔去。整个比赛过程非常刺激,尤其是在转弯处。


▲ 《复原力》©Jennifer Carlos(法国)

在房间里,Macoumba 和妻子 Sophia 坐在一起。他回忆道,当我在外籍军团服役时,在巴黎荣军院进行康复治疗期间,我必须重新学习基本的手势,我经常在想,我该如何面对他人。就在这个时候,我萌生了返回塞内加尔的愿望,但我又担心交通不便和对残疾人的偏见。幸运的是,我的回归非常成功,并得到了宝贵的支持。也是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 Sophia,13年来,我一直与她共同生活。


▲ 《伊斯兰学校教育》©Md Tanveer Rohan(孟加拉国)

伊斯兰学校一般被称为“宗教学校”。伊斯兰学校教育系统的重点是伊斯兰研究和阿拉伯语扫盲。这张照片拍摄于孟加拉国 Narayanganj 的一所伊斯兰学校,当时学生们正在上课。


▲ 《尊敬的龙血树陛下》©Guillaume Petermann(法国)

由于与世隔绝,索科特拉岛已成为生物多样性的宝库:在已确认的825种植物中,有307种是当地特有的,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罕见的。最有名的珍品是“Draceana cinnabari”,又名龙血树。这种树是史前植物区系的遗迹。它以血红色的汁液而闻名,可用于染色、化妆品或药用。龙血树的叶子编织成一把巨大的阳伞,令人印象深刻。龙血树的抗逆性很强,寿命可达千年。


▲ 《迷失》©Beamie Young(美国)

我想捕捉水汽、海洋和地貌的永恒特质。2021年8月,拍摄于俄勒冈州坎农海滩。大雾弥漫的清晨,坎农海滩上的干草堆岩石,包括一个人类的对景。


▲ 《撑杆跳》©Pedro Luis Ajuriaguerra(西班牙)

撑杆跳高运动员最后一跳,决定了比赛的胜负。地面上的大雨产生的反光捕捉到了这一瞬间。


▲ 《剪辑-2023年1月2日,苏莱曼尼亚,科马拉党总部》©Silvia Alessi(意大利)

2022年9月13日,22岁的伊朗库尔德族妇女 Mahsa Amini 因佩戴面纱不当而被德黑兰道德警察逮捕。几天后,她在可疑和不明的情况下死亡。这在伊朗全国引发了广泛的抗议活动。这是一场真正的头发反叛,仿佛她们在多年的压抑之后,强行想要挣脱束缚,随风起舞。它们成了被剥夺公民自由的象征。谦逊和传统不能通过武力强加,否则就会失去任何道德价值,反而成为纯粹的压迫。我描绘了伊朗库尔德女孩,她们历经艰险,从山区逃到伊拉克,并在库尔德党派科马拉的军事组织中找到了避难所。尽管流亡在外,资源匮乏,但她们仍与德黑兰政权展开斗争。在我的想象中,这些年轻士兵在他们的小宿舍和训练营中的头发挣脱了面纱。他们的头发狂野而桀骜不驯,宣示着他们呼吸和生存的自由。似乎除了公民自由,还有表达自由的空间:艺术、发型和美的自由。对我来说,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展示发型就是创造艺术,我觉得没有比这更自由的了。


▲ 《昔日的房子》©Andreas Kanellopoulos(希腊)

这张照片拍摄于2023年10月26日,地点在佩利昂的穆雷西村,当时正值栗子收获季节。


▲ 《马科科》©Mauro De Bettio(意大利)

马科科是世界上最大的浮动贫民窟,有30多万居民,面临着缺乏基础设施和基本服务等严峻挑战。马科科位于非洲最大的经济中心拉各斯,这里的棚屋既是该市2000万居民的家,也是排污系统。该社区还面临着贫困、教育有限和医疗保健不均等问题,土地使用权和政府认可等复杂问题更是雪上加霜。尽管存在这些障碍,马科科居民表现出了非凡的团结精神,他们通力合作,不仅在充满挑战的环境中生存下来,而且发展壮大,培养了深厚的归属感。


▲ 《塑料宝藏》©Alain Schroeder(比利时)

在达卡回收塑料是一项重要的环保工作。当地人在收集、分离塑料并将其出售给回收设施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减少塑料污染和创收做出了贡献。非政府组织促进塑料回收意识和教育,鼓励正确处理。政府已采取措施,如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挑战依然存在,但达卡解决塑料垃圾对环境影响的决心是显而易见的。


▲ 《来自加告兹的女孩》©Maria Bratan(摩尔多瓦)

身着传统服饰的女孩肖像。拍摄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古老的传统,并将我们的文化传承给子孙后代。

照片拍摄于2021年深秋的贝什乔兹村。拍摄这张照片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加告兹人的文化和传统。


▲ 《囚禁与自由——1992年阿曼海岸》©Lieven Neirinck(比利时)

由于这些战争,没有人再对这些未知的阿拉伯国家感兴趣。战争结束了。时间飞逝,这项工作被新的、大胆的作品所取代。我开始采用不同的创作态度。我不再寻找遥远现实中的异国情调,而是开始关注身边的事物,并以日记的形式对我的普通生活进行研究。这些日记一直保留至今,成为我作品的主要艺术基础。现在,我骑自行车或步行旅行,从日常行为中品味异国情调。我将生活视为一场盛大的表演,我喜欢表演。

直到现在,我都忘了这件阿拉伯作品。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待我的报告文学,是一种重新发现。我喜欢与人见面,与他们交谈。这种会面是我创作方法的核心基础。

我前往阿曼继续我的寻找之旅。海岸线让我看到了小渔民社区。在 Al Khaburah,我遇到了一位正在撒网捕鱼的渔民。当我询问他们捕到的鱼有多大时,一个孩子爬上小屋的屋顶,向我展示了一条大鱼的尾巴。


▲ 《正在成长的王子——拉马卢河(埃罗省)中的普通蟾蜍》©Yannick Gouguenheim(法国)

两栖动物既生活在陆地上,也生活在水里。这就是“两栖动物”一词的由来,在古希腊语中,“两栖动物”是双重生活的意思。因此,在幼虫期和繁殖期,它们是水生的,其余时间则生活在陆地上。寓言中王子变成了癞蛤蟆,这反映了该物种的坏名声。是不是因为腮腺含有毒液,所以才会有癞蛤蟆的外表?但蟾蜍是一种了不起的两栖动物,也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是夜行性肉食动物,捕食小昆虫和蠕虫。在寒冷的季节,它们会在一个洞穴中冬眠,以防霜冻。初春时节,它们会回到产卵地点,如湖泊、池塘、回水、水潭和河流。


▲ 《无畏》©Dejan Mijovic(斯洛文尼亚)

无所畏惧并不是百分之百不害怕,而是害怕但还是要去做!

这张照片是我带儿子去卢布尔雅那住宅区中间山脚下的泵道时拍的。我们乘车到达时,孩子们正在山顶上玩购物车。于是,我跑过去抓拍住这个永恒的瞬间——在孩子推着购物车下山之前,我只有30秒钟的时间。由于他在下山途中摔倒,没有其他人尝试,所以我只有一次机会来捕捉这个瞬间。


▲ 《从外到内》©Martina Holmberg(瑞典)

几年前,Emma 的双胞胎妹妹因癌症去世。Emma 本人也患乳腺癌和慢性脑瘤多年。她在 Instagram 上开设了一个账户,写下了她与病魔不懈抗争的故事,最终在2023年1月被夺走了自己的生命。

这张照片是2019年在瑞典拍摄的。这是我的“内在的外表”系列的一部分。在这个项目中,我审视身体的外表;缺陷、皱纹、衰老和变化是生命的象征,是我们曾经生活过的证明。这些疤痕时刻提醒人们,身体可能罹患重病,也可能突然停止运作。这个项目是对生命的赞美,也是对世界上存在的身体和外表多样性的赞美。


▲ 《埃夫罗斯在燃烧》©Achilleas Chiras(希腊)

2023年8月21日,希腊埃夫罗斯大区东北部亚历山德鲁波利斯镇附近的阿万塔斯村,一名当地居民正在观察野火。

17天来,大火将埃夫罗斯大区从一端烧到另一端。根据哥白尼应急管理处的数据,至少有808.7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完全烧毁。持续的高温和强风使得亚历山德鲁波利斯城外的零星火势继续蔓延并失去控制。位于达迪亚森林核心的前线带来了绝对的混乱。陆地和空中灭火手段需要覆盖的区域和距离都非常大,它们不得不应对另一场大火,这次是在雅典附近的帕尔尼塔。火焰经过村庄时,通常会烧毁最靠近森林的第一栋房屋。居民们直到最后一刻还在试图指挥为数不多的消防车。在阿万塔斯村上方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有18人被大火烧死。到处都是灰烬,埃夫罗斯大火熊熊燃烧。


▲ 《受害者》©Kazutoshi Kawakami(日本)

我们不要开战。在一个环境遭到破坏的星球上,战争会带来伤亡。 (非人工智能图像)


▲ 《工薪族之夜》©Daniel Sackheim(美国)

这组作品探索的是城市丛林阴影下的生活。这种追求引导我走进荒凉的城市街道迷宫,沐浴在路灯闪烁的光芒中。我的好奇心源于一种需要,那就是发现隐藏在城市最令人望而却步的角落深处的秘密。挖掘过去,凝视那些早已被遗忘的幽灵的面孔。

2014年,我来到东京。一天傍晚,当我独自一人穿过新宿迷宫般的街道时,偶然发现了一些偏僻的面条摊。转过街角,我的目光捕捉到了一位日本工薪族,他背对着我,面容隐藏,笼罩在神秘之中。我立刻被这幅孤独的电影画面所吸引。我发现距离太远,无法捕捉到我想要的镜头,于是我开始匍匐前进,一寸一寸地艰难靠近。我的眼睛紧盯着取景器,祈祷我的前进能逃过他的眼睛。我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一些令人不安的场景:那个男人察觉到我即将闯入。他惊讶地看到一个外国人手持相机向他走来,可能会惊慌失措,更有甚者可能会愤怒。我并不勇敢(至少当时我并不勇敢),我的想法变成了迫在眉睫的冲突,进一步加剧了我的焦虑。照片的核心是无意识地记录摄影师按下快门时的心理状态。


▲ 《父亲的拥抱》©Mahmoud Hams(巴勒斯坦)

2023年10月24日,在加沙地带南部汗尤尼斯纳赛尔医院的创伤病房里,一名受伤的男子抱着另一名受伤的儿童,护士正在为他包扎头部,两人都是以色列轰炸的幸存者。自2023年10月7日以来,以加沙地带为基地的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分子进入以色列南部,发动了史无前例的袭击,引发了以色列对哈马斯的宣战和对加沙的报复性轰炸,数千名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平民丧生。


▲ 《带狗的女孩》©Damian Lemański(波兰)

生活在卢尼克九区的罗姆女孩在与狗玩耍。她的女朋友试图遮住她的脸,不让她拍照。“卢尼克九区的孩子们”是一组生活在卢尼克九区的儿童和青少年的照片,卢尼克九区是斯洛伐克科希策的一个区,几乎全部居民都是罗姆人。在几千(3,500-6,000)名居民中,生活着1,000多名儿童。他们的生活条件很差,有时只有十几个家庭成员,挤在20平方米的房子里。生活在卢尼克九区的孩子们就像生活在贫民窟里一样,但他们往往并不这么认为,而是快乐地玩耍,面带微笑。

当我在定居点散步时,已经是一个相当黑暗的冬日下午。我在其他孩子中间看到了墙边的这个女孩,于是走近她,开始拍摄她和她的狗。大概过了一分钟,她的朋友用手挡住了我的相机和她的脸,说够了。她的手挡住女孩和狗的眼睛,拍下了这张照片。


▲ 《街垒》©Sandro Maddalena(意大利)

2014年2月18日,拍摄于基辅市中心。“独立广场”抗议活动期间,抗议活动导致100多人死亡,总统 Viktor Yanukovych 出逃。在照片中,你可以看到一名抗议者刚刚焚烧了一个轮胎,以提高周围地区狙击手的能见度。


▲ 《未能茁壮成长》©Jabin Botsford(美国)

Tiffany Moore 是密苏里州塞达利亚的一位单亲母亲,十年前,她回到家乡疗养母亲的创伤。现年33岁的她面临着照顾早产双胞胎的挑战,其中一个孩子因病需要经常前往堪萨斯城接受治疗。在父亲和朋友的支持下,Moore 在社区中找到了力量,独自克服了为人母的困难。尽管困难重重,她仍然决心为孩子们提供幸福的生活。


▲ 《我不是受害者,我是幸存者》©John T. Pedersen(挪威)

2009年5月21日,Gloria Kankunda(38岁)在坎帕拉的家门口遭到一名身份不明的“杀手”的酸液袭击。在本国接受了第一次紧急治疗后,她被送往南非开普敦接受进一步治疗。她在那里住了近两年,然后返回坎帕拉。

酸是一种非常有效且经济实惠的方法,可以给人带来巨大的伤害和痛苦。它很容易获得,成本不超过1美元左右。90%的受害者是女性,而袭击发生的原因通常是女性拒绝了男性,或者想要摆脱这种关系。在男性受到影响的情况下,几乎总是与生意有关。只有不到50%的袭击者被确认,而被绳之以法的袭击者更是少之又少。在这些人中,只有少数人真正被定罪,不得不在监狱服刑。

当局的关注来了又走了。他们没有以协调的方式做出回应。几年前,人们对这一问题很感兴趣,但现在这种兴趣或多或少地消失了。政治家和政府官员不够关心,因为这个话题感觉离他们自己很遥远。

在家中的客厅里,她展示着袭击发生前自己的肖像。38岁的她说:“那时,我有一头美丽的长发。”

在袭击中幸存下来的人往往身心都受到严重伤害。为了不陷入深深的抑郁,为了能够重返社会,Gloria 自己也在努力奋斗。


▲ 《米勒时刻到》©Eric Davidove(美国)

2023年12月30日,加利福尼亚州威尼斯海滩,一个温暖的冬日。这张坦率的街头照片描绘了一名男子与他的四条腿朋友之间的紧密联系和超现实的平行关系。


▲ 《准备就绪》©Gerdie Nurhadi(印度尼西亚)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残奥会游泳运动员 Sofian 在训练前做准备。


▲ 《瓢虫》©Georgi Georgiev(保加利亚)

瓢虫的神奇隐秘世界——照片拍摄于斯特兰扎山自然公园。


▲ 《她是 Bagheera》©Francesco junior Mura(意大利)

第一个障碍是我最喜欢的时刻。在那一刻,一切都开始了,人与狗之间的纽带通过充满磁性的眼神清晰地表达出来。敏捷犬是信任,是尊重,是团结。拍摄于意大利瓦雷泽敏捷犬比赛期间。


▲ 《巨大的噪音》©Alessandro Deluigi(意大利)

一个小男孩坐在滑梯顶上,塞住耳朵聆听意大利三色箭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夏日的阳光下,浅蓝和深蓝的色调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而飞机在天空中划过的白色轨迹则描绘出两个镜面半圆,不久之后就会形成一个心形。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在我的城市里米尼拍摄三色箭表演。我非常喜欢这项活动。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拍摄了一些我认为有趣的照片,《巨大的噪音》就是其中之一。今年6月,我还会再去,因为我打算创作一个摄影系列。


▲ 《这是我的眼睛》©Ahmed El Hanjoul (德国)

一位来自黎巴嫩的村妇,脸上满是皱纹。她的双手明显疲惫不堪。她抱着鸡,仿佛鸡就是她的一部分。


▲ 《孤独的旅行者》©Zay Yar Lin(缅甸)

2023年10月的一个日落时分,一位游牧骆驼牧民出现在蒙古戈壁滩上。蒙古游牧民族以牲畜为生,为水草而季节性迁徙。他们不断迁徙的生活方式给他们带来了挑战,使他们无法储存必需品,只能依靠不断变化的栖息地中不可预测的资源生存。


▲ 《日出时的牧羊女》©Emily Marie Wilson(美国)

日出时分,奥莫村的一名年轻女孩帮助家人和其他村民把牲畜牵到田里。她怀里抱着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山羊。

2019年9月17日清晨,我和牧民、他们的家人一起把牲畜牵到田里。


▲ 《辛勤工作后休息的童工》©Deba Prasad Roy(印度)

照片拍摄于印度西孟加拉邦豪拉的一个市政垃圾场。这名童工经常在垃圾场附近街道上的一家塑料和金属分拣店工作。这些废塑料由拾荒者/收集者提供,他们从垃圾场收集废塑料。童工将这些废塑料分拣到不同的筒仓,即塑料、金属、织物、纸张等。每一种产品都可以再循环。在这张照片中,我们看到童工在辛勤工作后正在休息。我拍摄这张照片的目的是为了展示印度各地这些受压迫童工的恶劣经济条件和不健康状况。


▲ 《疫情时期之夜——2020年10月9日,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庞多克朗贡公共墓地》©Ares Jonekson(印度尼西亚)

一些负责疫情遗体的殡葬人员正在休息,他们通过智能手机观看娱乐节目,或在这疫情期间与他们聊天,他们每天至少要掩埋30-40具嫌疑或被宣布对疫情呈阳性反应的人的遗体,有些人员说他们甚至掩埋了多达50具遗体。目前还没有关于每天掩埋遗体数量的确切信息,他们被要求在大多数时候在掩埋地点待命,等待灵车的到来。疫情造成的伤亡人数不断增加,消耗了这些人员的精力。

每次掩埋疫情患者的遗体时,他们都穿上防护服。但在挖掘墓穴的过程中,他们只戴了口罩和手套。炎热的天气使他们不可能一整天都穿着防护服,这会使他们脱水,降低免疫力。

他们希望疫情能尽快结束,让生活恢复正常。


▲ 《洞穴救援》©Rémi Vinas(法国)

每天,专业医护人员都要在危急情况下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他们擅长在“恶劣”环境中进行医疗干预,日夜不停地工作,确保在整个法国大区的传统院前系统内提供无缝连续的医疗服务。

2022年,在上加龙省萨利希附近的一个悬崖上进行人员救援演习。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