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晓 | 2024年摩纳哥国际自然环境摄影大赛获奖作品公布

作者:国际沙龙组 2024-06-13 阅读:1506
  
核心提示:2024年摩纳哥国际自然环境摄影大赛大奖得主由环保摄影记者和电影制作人Aaron Gekoski获得。设立这一年度奖项的目的是奖励那些在提高地球保护意识方面发挥创意的摄影师。

2024年摩纳哥国际自然环境摄影大赛获奖结果已于日前揭晓,本届大赛共收入了来自全球的11000幅作品。2024年大奖得主由环保摄影记者和电影制作人Aaron Gekoski获得,作品《非礼勿视》拍摄了在泰国曼谷的一个野生动物旅游景点的猩猩的凄美形象。Aaron Gekoski获得了“2024年度环境摄影师”的称号,同时也是人类与自然的冠军,并获得了5000欧元的奖金。

公众选择奖由公众投票从入围图片中选出。最终,摄影师Fernando Faciole拍摄的雌性巨食蚁兽在接受一系列心脏检查后被放归巴西塞拉多地区的栖息地的照片获得了公众奖及“变革者:希望的理由”的第三名,并获得500欧元奖金。

学生选择奖由摩纳哥的部分学校学生选出,摄影师Thomas Vijayan拍摄的帝企鹅与雏企鹅的精彩画面赢得了500欧元的奖金。

除以上获奖作品外,大赛还评选了五个类别的前三名,他们分别是:摄影师Daniel Valverde Fernandez的作品《抖去身上的雪》获“极地奇观”第一名,摄影师Ivan Pedretti的作品《彩虹冰川》获第二名,摄影师Florian Ledoux的作品《如履薄冰》获第三名。“海洋世界”中,摄影师Magnus Lundgren的作品《内太空的搭便车者》获第一名,摄影师Nataya Chonecadeedumrongkul的作品《桶状海绵交响乐团》与摄影师Andrew Pollard的作品《嗨到起飞》分获第二名与第三名。“进入森林”中,摄影师Jaime Rojo的作品《帝王斑蝶》、摄影师Soumya Ranjan Bhattacharyya的作品《脚下的星系》、摄影师Vladimir Cech Jr.的作品《苏门答腊羚牛》分获第一、二、三名。摄影师Alvaro Herrero Lopez-Bletran的作品《无望》与摄影师Fernando Constantino Martínez Belmar的作品《面对面》分获“人类与自然”第二、三名。另有摄影师Aaron Gekoski的作品《犀牛的替身》与摄影师Marcus Westberg的作品《希望的种子》分获“变革者:希望的理由”第一名与第二名。

摩纳哥阿尔贝二世亲王基金会于2021年启动环境摄影奖,以纪念基金会成立15周年。设立这一年度奖项的目的是奖励那些在提高地球保护意识方面发挥创意的摄影师。该奖项有两个目的,一是赞美我们星球上令人难以置信的美景,二是通过五个类别强调我们面临的环境挑战:“极地奇观”、“海洋世界”、“进入森林”、“人类与自然”、“变革者:希望的理由”。


全场大奖(2024年度环境摄影师)

▲ 《非礼勿视》©Aaron Gekoski

猩猩拥有人类97%的DNA,是全世界动物园中最受喜爱的动物之一。在泰国曼谷的野生动物世界,它们每天都要参加拳击表演,穿比基尼跳舞、骑自行车、互相搏斗。它们还被用来拍照;尽管它们是天生害羞、独来独往的动物,却不得不连续数小时从事这些活动。 2004年,野生动物园世界没收了100多只猩猩,因为DNA检测证明它们是从印度尼西亚非法运来的。然而,没过几年,表演又重新开始了。为了向野生动物旅游景点供货,野外偷猎猩猩时有发生,猩猩母亲在这一过程中被杀害。它们接受残酷的训练,如殴打和剥夺食物。当它们太老时,就会被关在笼子里度过余生。

这张图片是我为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思想者女士”拍摄的。五年多来,我一直在调查猩猩旅游业,并在世界各地旅行,记录被圈养的猩猩所处的困境。


公众选择奖

▲ 《雨中归野》©Fernando Faciole

在一次旨在确定该物种野生个体健康心脏的考察中,野生动物保护研究所(ICAS)团队对11只健康的野生食蚁兽进行了心脏检查。研究结果为改进巴西及其他国家圈养食蚁兽心脏功能障碍的诊断建立了宝贵的参考标准,而心脏功能障碍是圈养食蚁兽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

一只雌性巨食蚁兽在接受了一系列心脏检查后被放归巴西塞拉多地区的栖息地。ICAS的创始人Arnaud Desbiez和“TamanduAsas ”合作项目的兽医Rafael Ferraz共同见证了这一现场。雨越下越大,这只巨食蚁兽很快从镇静剂中恢复过来,直奔森林。


学生选择奖

▲ 《育儿目标》©Thomas Vijayan

在严冬季节繁衍后代的帝企鹅齐心协力,确保它们唯一的幼鸟存活下来。雄性企鹅孵蛋62到67天,雌性企鹅出海狩猎,在孵化前返回。双亲轮流照顾和喂养雏鸟。在这里,两只成鸟用它们的体温和挡住强风的身躯来保护毛茸茸的雏鸟。这幅图让我倍感亲切,因为它展现了它们之间的亲密关系。

帝企鹅是南极洲特有的企鹅物种,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被列为“近危”物种。


极地奇观

▲ 第一名《抖去身上的雪》©Daniel Valverde Fernandez

这张照片拍摄于加拿大瓦普斯克国家公园的哈得逊湾海岸,当时正下着暴风雪。11月初,大批北极熊聚集在这里,等待海水结冰,以便它们去捕食海豹。它们需要为春季的繁殖季节和夏季的到来储备足够的脂肪。然而,由于全球变暖,不仅海冰的范围和厚度在减少,而且冬季结冰的时间也在缩短,这使这些大型食肉动物面临危险。

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上,该物种目前被视为 "易危 "物种。

▲ 第二名《彩虹冰川》©Ivan Pedretti

在菲亚尔萨隆冰川的顶峰,冰岛冬季特有的柔和阳光透过晨雾,将一道彩虹展现在眼前,蓝色的冰层将整个景色笼罩。该泻湖位于冰岛东南部,是欧洲最大冰川——标志性的瓦特纳约库尔冰川的延伸部分,形成于4000多年前。冰川坠入泻湖,冰山在这里断裂,然后慢慢融化,形成了迷人的景观。由于气候变化,瓦特纳约库尔冰川正在加速融化,菲亚尔萨隆盆地也在不断扩大。在这个冰川一直代表着自然力量的国家,冰川前所未有的消退更具象征意义。冰岛东南部的菲亚尔萨隆冰川泻湖就是瓦特纳约库尔冰川正在消失的具体证明。在这个冰川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象征着无与伦比的自然力量的国家,融冰盆地的逐渐移动见证了气候变化的后果。

▲ 第三名《如履薄冰》©Florian Ledoux

每年冬天,我们都要在冰面上花上几个月的时间记录北极熊,与它们一起生活,见证它们的行为和不可思议的力量。这张航拍照片显示,一只孤独的北极熊在挪威斯瓦尔巴特群岛东北海岸新形成的海冰上优雅地行走。在脆弱而短暂的冰封景观中,这是一个迷人的镜头。

三月份无情的北极风暴将旧冰层打碎,当海冰在季节后期重新形成时,它比以前更薄,更容易受到狂风的袭击。尽管如此,变得不稳定的三四月份仍是北极熊最喜欢在冰群中捕食的季节,这再次证明了这些动物在世界上最恶劣的环境中的非凡适应能力。

▲ 入围《眼睛》©Ivan Pedretti

这张照片是我第一次前往挪威罗弗敦群岛时拍摄的。罗弗敦群岛位于北极圈以北300公里处,拥有令人叹为观止的美景,其中包括位于韦斯特沃戈伊岛上的乌塔克莱夫海滩。白沙中独特的岩石赋予了这里永恒的美。其中一块以球形石头为中心的岩石引起了我的注意。北极光照耀下的景象近乎超现实。远处的群山俯瞰着峡湾和翡翠般的大海。我想通过这幅画来赞美我们星球上令人难以置信的美景。

▲ 入围《北极之爱》©Marcus Westberg

从高空俯瞰,海上冰层的运动令人着迷:冰层不断碎裂和重组,随着海流移动,不断变化,永远不会重复完全相同的形状或图案。在这里,当我的无人机掠过挪威斯瓦尔巴特群岛海岸时,冰层形成了一个心形。这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但转瞬即逝的画面。仅仅几分钟后,它就消失了。它提醒我们,即使在最困难的条件下,美也可以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 入围《冰雪天使》©Gillian Evans

在斯瓦尔巴群岛北海岸外(北纬80度左右),我登上一艘充气小船,观察一只白鸥绕着一座亮蓝色的冰山盘旋。当它绕着冰山飞行时,像天使一样张开翅膀,然后消失在冰山深处。白鸥或象牙鸥因其完美无瑕的羽毛而得名,是一种罕见的海鸟,主要分布在北极高纬度地区。虽然白鸥完全适应北极的极端条件,但其数量很少,是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物种之一。这些海鸟是地球健康状况的宝贵指标,但在人类难以进入的地区,它们仍然很难被观察到。

▲ 入围《育儿目标》©Thomas Vijayan

在严冬季节繁衍后代的帝企鹅齐心协力,确保它们唯一的幼鸟存活下来。雄性企鹅孵蛋62到67天,雌性企鹅出海狩猎,在孵化前返回。双亲轮流照顾和喂养雏鸟。在这里,两只成鸟用它们的体温和挡住强风的身躯来保护毛茸茸的雏鸟。这幅图让我倍感亲切,因为它展现了它们之间的亲密关系。

帝企鹅是南极洲特有的企鹅物种,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被列为“近危”物种。


海洋世界

▲ 第一名《内太空的搭便车者》©Magnus Lundgren

这种在15米深的海底发现的奇特夜间生物,实际上由两个不同的物种组成:褐纸鹦鹉螺和类水母。 类水母是印度-太平洋的一个广泛物种,以附着在洋流漂流的物体上而闻名。人们对这些中上层物种的生活知之甚少。当我给它拍照时,它把水母转向我,估计是把我当成了潜在的捕食者。菲律宾的绿岛通道位于珊瑚礁三角区,这里是地球上海洋生物最集中的地方,也是突出海洋世界和加强保护这种特殊生物多样性的必要性的理想场所。

▲ 第二名《桶状海绵交响乐团》©Nataya Chonecadeedumrongkul

舞虾通常群居。我见过最大的舞虾是在泰国安达曼海南部,生活在桶状海绵的空洞中。这些虾长约9厘米,身上有鲜艳的红白条纹,它们来回移动,动作生硬,像在跳舞,喙向上弯曲。

我是在黄昏时分发现这个非常活跃的虾群的。前景中的虾似乎像指挥家领导交响乐一样领导着这个群体。在水下摄影中,我们经常寻找罕见的拍摄对象、非典型的场景或令人难以置信的动物故事。这正是舞虾的表演给我的启发:让我们发现大自然的非凡之处。

▲ 第三名《嗨到起飞》©Andrew Pollard

巴布亚企鹅是南大西洋福克兰群岛发现的五种企鹅之一。这里拍摄到一群巴布亚企鹅在新岛北部海滩捕鱼归来。回到岸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企鹅们必须要冒着大海上的风浪,因为风浪会把它们抛回沙滩上,而且南方海狮可能会在浅水区伺机袭击它们,这就是它们在到达陆地之前聚集在近海的原因。巴布亚企鹅主要在海面上觅食,但也能潜入200多米深的水下。它们通常以小群形式捕食,但在距离海岸75公里的海面上,也曾观察到过几百只企鹅聚集在一起的情况。

▲ 入围《隐藏的宝石》©Catherine Holmes

这里是巴吉班蒂侏儒海马在它的藻类家园。海马通常隐藏在树枝中,当它在树枝间移动时,我很幸运地将它与黑色背景隔离开来,突出了它纤细的身体,身体上布满了像扇芽一样的块茎,它的尾巴是一个固定点。海马具有卓越的伪装能力,能够改变颜色,与扇子融为一体。它的整个成年期都生活在一棵芡实上,是世界上最小的海马之一。这张图片拍摄于菲律宾八打雁省的阿尼洛,这里是受保护的海洋保护区,位于世界海洋生物多样性的中心。在污染和全球变暖的威胁下,物种和生态系统正以不可持续的速度消失,而这只如宝石般瑰丽的海马代表着我们脆弱而珍贵的珊瑚礁复兴的一线希望。

▲ 入围《水下五彩缤纷的暴风雪》©Tom Shlesinger

乍一看,水下仿佛下起了五彩缤纷的暴风雪。实际上,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海洋动物——珊瑚的繁殖场景。珊瑚的产卵一般每年只发生一次,而且是在夜晚非常精确的时间同步进行,时间非常短,只有几分钟。同一时间,数以千计的珊瑚在数百公里长的珊瑚礁上繁殖,向大海释放卵子和精子。这些精子和卵子被海流带走,在海水中混合,直到它们最终相遇,精子与卵子受精,新生命诞生。这张照片是一个正在进行的科学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旨在记录以色列埃拉特红海沿岸珊瑚和其他珊瑚礁居民独特的夜间生活和繁殖现象。

▲ 入围《狩猎》©Daniel E. Nicholson

许多种类的鲨鱼栖息在澳大利亚西海岸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宁格鲁珊瑚礁中。其中最常见到的是灰礁鲨,尤其是在潜水点,它们是好奇的鱼类,很容易接近人类,或者在相对较浅的珊瑚礁中。这张照片是在浮潜时拍摄的,当时鲨鱼正在鱼群中间摆出所谓的“诱饵球”阵型,这是一种抵御掠食者攻击的防御技巧。大约有上百条鲨鱼在捕食,它们穿透“球”直到消失,然后冲出鱼群,将鱼群冲散。 灰礁鲨目前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上被列为“濒危物种”,主要原因是过度捕捞。

▲ 入围《拟态》©Magnus Lundgren

羽毛鲹是一种世界性物种,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热带海洋中。成鱼体长约130厘米,通常在沿海捕食,幼鱼则生活在公海上。幼鱼可以通过其亮蓝色鳍上的长丝辨认出来,这些长丝类似于水母的刺状触手,这种拟态使它们能够阻挡掠食者。在菲律宾吕宋岛巴拉扬湾佛得岛附近的一次夜间潜水中,我遇到了这对双鲹组合,它们似乎在表演一种慵懒的水下舞蹈仪式。它们互相围绕着对方游动,当它们的身体和鳍排列成一个可爱的平行动作时,我拍下了这张照片。


进入森林

▲ 第一名《帝王斑蝶》©Jaime Rojo

奥亚美尔冷杉林的白天越来越长,气温越来越高。伴随着春天的第一个迹象,米却肯帝王斑蝶生物圈保护区的活动也显著增加。帝王斑蝶在迁徙前已经储存了足够的脂肪,因此它们在墨西哥越冬时大多不需要吃太多东西。不过,它们确实需要喝水或露水,因为在炎热的日子里,它们会非常活跃。为了解渴,成千上万的帝王斑蝶会在小溪流附近定居下来,从潮湿的地面吸收水分和重要的矿物质,这种行为被称为“涉水”。气候变化和蚕食保护区的鳄梨种植园正在改变这些森林和帝王斑赖以生存的微妙的水量平衡。

▲ 第二名《脚下的星系》©Soumya Ranjan Bhattacharyya

季风季节结束时,我来到果阿的巴格旺-马哈维尔野生动物保护区外围的落叶雨林,观察多孔真菌孢子的散播情况。当我在夜间拍摄一群生长在树皮上的多孔真菌时,一只黄色的叶蝉落在了其中的一棵树上,正处于孢子蓬勃散播所形成的涡旋之中。我用手电筒逆光照亮了这一场景,让所有的神奇都显现出来。当孢子扩散得更猛烈时,这只叶蝉飞走了。西高止山脉面积达14万平方公里,是世界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之一,是印度大部分动植物物种的栖息地,其中许多是特有物种。

▲ 第三名《苏门答腊羚牛》©Vladimir Cech Jr.

苏门答腊羚牛原产于泰国和马来西亚半岛以及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的山林中。由于伐木和农业对其栖息地的破坏,以及密集狩猎(为了获取其肉类和皮毛)所带来的威胁,该物种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被视为“易危”物种。 这只个体是在苏门答腊岛的古南莱瑟国家公园观察到的。这种动物在丛林中相对罕见,很少被拍到。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