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奥地利全球和平摄影奖“年度最佳”作品公布

作者:国际沙龙组 2022-07-29 阅读:12276
  
核心提示:2022年奥地利全球和平摄影奖入围者名单公布,本届大赛共吸引了来自115个国家的14157幅/组参赛作品,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其次是俄罗斯、印度、美国、伊朗、德国和意大利。国际评审团最终共选出30组优秀作品入围本届年度最佳和平摄影奖,以及17组优秀作品入围年度儿童和平摄影奖。

2022年奥地利全球和平摄影奖入围者名单公布,本届大赛共吸引了来自115个国家的14157幅/组参赛作品,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其次是俄罗斯、印度、美国、伊朗、德国和意大利。国际评审团最终共选出30组优秀作品入围本届年度最佳和平摄影奖,以及17组优秀作品入围年度儿童和平摄影奖。

中国摄影网从主办方了解到,2022年度最佳和平作品奖的获得者将获得€10,000欧元的奖金,前5名摄影师将被授予阿尔弗雷德•弗里德和平勋章;年度儿童和平摄影奖将获得奖金€1,000欧元(参赛者年纪在14周岁以下)。获奖图片将在奥地利议会厅展出一年,并会被列入奥地利国会厅的永久艺术收藏品。颁奖仪式将于2022年11月14日在维也纳的奥地利国会中心举行。

全球和平摄影奖表彰并宣传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师,他们的作品捕捉了人类为实现和平世界所做的努力以及对我们生活中的美与善的追求。该奖项颁发给那些最能表达人类的未来在于和平共处理念的作品。

本赛事由奥地利出版商Edition Lammerhuber主办,协办单位有The Photographische Gesellschaft(PHG),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奥地利国会、奥地利国会报告协会、国际新闻学会(IPI)和德国青年摄影奖,同时还受到世界新闻摄影奖(World Press Photo)、POY LATAM和LensCulture的大力支持。‍

赛事的主题为“和平”,不分具体组别。仅接收数码作品,单幅或者5-12幅以内组照。

2022年奥地利全球和平摄影奖年度最佳和平摄影奖


▲《(NOT)permafrost》©Yuri Pritisk(俄罗斯)

来自17个国家的100多所大学的科学家们正在北极动物运动档案馆(北极动物运动的开放基地)记录气候变化。自1970年以来,北极的平均温度增加了2.3摄氏度。春天来得更早,冬天不那么冷了,大量的冰融和文明的破坏行为引起该地区的金雕、熊、鹿、狼和鲸的大规模的行为变化。每年温度的持续上升、石油生产、航运和其他人类活动使得越来越多的动物濒临灭绝。根据众多气候模式推测,北极的冰可能在2050年夏天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超过70%的北极熊、北极鲸和其他动物的消失,而且它们也将失去现有的大部分栖息地。

这是一组关于自然的摄影蒙太奇,重点关注全世界人民都关心的一个重要话题。我把动物的图像嵌入到我实际拍摄的景观环境中,并且持续关注由于全球变暖引起的冰层融化现象已经有15年。


▲《A small yet great victory over the pandemic》©Sourav Das(印度)

学生们上课的教室大门都关上了,在线学习有点不太实际,因为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太贵了,于此同时,老师们也没有做好准备进行线上教学。对于数百万的学生来说,疫情意味着他们一连好几个月没有办法上课。而对于无数的儿童来说,这一直是他们再三面临的的现实问题。

可悲的是,情况已经很清楚了:这次的疫情已经造成了全球教育告急,其结果不仅仅是学生不再有上学的机会,在许多贫困国家,关闭学校也意味着孩子们不能享用一天中唯一的正餐,也意味着童工和早婚现象会再次出现。

但是,也有精彩的例外! 例如,印度教师迪普纳兰·纳亚克(Deepnarayan Nayak)倡议把村里的小学搬到了户外:房屋的墙壁改造成黑板,预防感染的措施画在墙上,教学生们如何戴口罩,孩子们在户外学习,同时保持彼此之间的安全距离。他甚至还教生物,让孩子们通过显微镜进行观察、学习。


▲《An Attempt at Normality》©Dmitrij Leltschuk(德国)

新冠疫情不仅是一种生物或医学现象,也是一种社会现象。根据比勒费尔德大学和德国经济研究所(DIW)社会经济小组的一项长期研究,自2020年11月开始的第二次封锁以来,妇女、有直接移民背景的人和年轻人承受了特别大的心理压力。一些人在封锁期间得了精神疾病,出现了抑郁症和焦虑症。儿童尤其脆弱。有些人变得肥胖或抑郁,有些人则殴打他们的兄弟姐妹。发育迟缓或行为紊乱也是这两年来社会隔离的结果。

一些有家庭试图全力抗争,其他人则放弃了。据统计,我的家庭有双重风险,因为我们家有两个小孩,同时又有直接移民这一背景。我们也可以在孩子身上观察到上述的情况。

作为来自白俄罗斯的家庭,我们与这个国家有许多家庭和社会联系。我的一个来自白俄罗斯的家庭朋友,他们现在住在西班牙。今年我们能够让孩子们再次相见,这对于这两个家庭的孩子来说,是一次宝贵的社会和心理安慰,因为西班牙儿童也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影响。

整个2021年,我们努力维持孩子和家庭的生活在目前的情况下尽可能的 "正常"。但是否能成功做到这一点,只能通过长期来观察,而争取正常生活的斗争还没有结束。


▲《CORA》©Gabo Caruso(西班牙)

"如果我改变了性别,世界会改变吗?"

近年来,世界上发生了一些令人震惊的事情:变性女孩和男孩出现在公众面前,他们在家人的陪同下,在 "我的生存权 "等口号下,要求行使他们的权利。变性是一直存在的现象,但从历史上看,最先排斥变性的是家庭,然后是其他机构,包括社会、学校、法律、卫生机构等。通常,许多成年变性人认为他们是没有童年的,因为他们变性的决定并没有得到支持。

随着1989年《儿童权利公约》出台,儿童是权利的主体,但这些权利是在双性恋童年的基础上构建的,否认了不同的生存方式。变性儿童反映了顺式异性恋和以成人为中心的系统的变化,开始一点一点地接受童年的多样性和自主性。直到2018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OMS)才将变性从其精神疾病的名单中删除。然而,变性儿童是最容易受到欺凌、暴力攻击、自我伤害和自杀的人群之一。

我是2018年在巴塞罗那见到科拉的,当时她已经7岁了,完成变性已经有两年时间了。她在年幼时就接受了变性手术,成为西班牙变性家庭协会年纪最小的孩子。

通过《CORA》系列作品,我想展示 “做自己”的美丽之处,让人们看到一个看不见的童年,并通过摄影为一个热爱多样性的世界作出贡献。最重要的是,要证明变性人也可能获得幸福。


▲《Generations Holocaust survivors and their families living in the UK》©Frederic Aranda(英国)

这是一组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的肖像作品,他们目前居住在英国。这个系列展示了一些仅存的幸存者,重点关注他们在战时或战后在英国重新建立的生活。


▲《Georgian Azerbaijanis and The Spring Jubilee》©Khatia Nikabadze(格鲁吉亚)

小时候,我们曾用布料做火把,把家里的旧地毯和碎布条洗劫一空,裹成一个球。有的人把球包得紧紧的,有的人用铁丝缠住,浸泡在煤油中,之后取出点燃,并在头顶上绕圈,大喊:"诺鲁孜节!""诺鲁孜节! 诺鲁孜节!诺鲁孜节!"大人们会给孩子们分发糖果、加列特饼(饼干)或鸡蛋,孩子们也会敲开邻居和亲戚的门,然后带着满满一袋糖果、饼干和鸡蛋回家。一回到家,父母就会责备我们,问:"你们去哪儿了?""去收集糖果!"我们会笑着喊道。

如今,火炬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篝火。人们跳过火堆,许下愿望,希望痛苦和烦恼都消失,希望在新的诺鲁孜节到来时,能够健康、善良和长寿。

我们很高兴。

儿时度过的诺鲁孜节是叶塔·尤苏波娃最珍贵的记忆之一。每年三月的今天,随着白天变长,天气渐渐暖和,花朵开始绽放,她所在的一个大型阿塞拜疆村庄伊尔根查伊(Irganchai)的人们都在期待着这个节日的到来,因为诺鲁孜节是庆祝春天到来的喜庆节日。

诺鲁孜节(Nowruz Bayram)也就是春天的意思,是生活在格鲁吉亚的阿塞拜疆人生活的中心,他们是格鲁吉亚最大的少数民族,约占总人口的7%。传统上,格鲁吉亚的总统和总理都会参加庆典活动,以体现国家的统一和多样性。

诺鲁孜节前的四个星期排满了各种庆祝活动和仪式。

这同时也是体现家庭团结的时刻。人们会进行彻底地清扫、购买或缝制新衣服。厨房里煮着传统菜肴,邻居和亲戚来拜访,孩子们迫不及待地等待着礼物和糖果。

对叶塔来说,这仍然是一个带给她幸福的节日。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