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组揭晓 | 2024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入围名单公布(自然世界与野生生物类)

作者:国际沙龙组 2024-03-01 阅读:1351
  
核心提示:共10名摄影师入围,冠军获得者将在4月18日在伦敦举行的索尼世界摄影大赛颁奖典礼上揭晓。

近日,2024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专业组—自然世界与野生生物类入围摄影师名单揭晓,共10名摄影师入围,其中印度摄影师Haider Khan、希腊摄影师Eva Berler和荷兰摄影师Jasper Doest入围决赛,角逐该类别冠军,冠军获得者将在4月18日在伦敦举行的索尼世界摄影大赛颁奖典礼上揭晓。

自然世界与野生生物类奖项旨在奖励那些能够让人们深入了解自然世界,突出地球动植物之美及其生态系统微妙平衡的系列作品。保护地球自然环境的必要性在这些系列片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Jasper Doest的《巨人的足迹》描绘了赞比亚农村地区大象与人类之间脆弱的平衡关系,强调了人象和谐共处的重要性。在《朦胧的加拿大天空》中,Jen Osborne记录了加拿大野火造成的影响,展现了一幅令人联想到流行文化中末世景象的风景画。Eva Berler的《悬浮的世界》是一项引人入胜的研究,仔细观察了蜘蛛网的复杂设计。

索尼世界摄影奖(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奖之一。大赛面向所有摄影师开放,包括专业摄影师、业余摄影师、青年摄影师以及摄影专业的学生。该赛事目前已是业内最具权威的声音,为所有获奖者提供一个强有力的平台。

中国摄影网将会持续关注赛事进展,为大家公布各组别进入决赛和入围作品。


决赛作品


▲《没有王座的国王:水煮还是去角》(组照)©Haider Khan(印度)

人类对犀牛角的持续渴求:从传统药物到宿醉治疗或身份象征,促使南非每年屠杀超过1000头犀牛。为了保护犀牛免受偷猎者的伤害,现在有些犀牛被故意去角,非洲的反偷猎运动者认为这是必要之恶。然而,虽然砍掉犀牛的角可以防止偷猎,但同时也会改变它们的行为,影响它们互动或建立领地的能力。无论如何,它们都是受害者。

通过这个系列,我想与大家分享两头犀牛的痛苦故事,一头生活在德国慕尼黑,另一头生活在印度加尔各答。尽管相隔万里,但这两只美丽的动物却有着共同的过去:它们都被剥夺了曾经骄傲的犀角,象征着人类对野生动物的伤害。


▲《悬浮的世界》(组照)©Eva Berler(希腊)

这个项目开始于对蜘蛛网世界的探索,在这个世界里,时间和行动都是凝固的,但它却引发了我对内心深处的恐惧和渴望的个人之旅。当我专注于蛛网中隐藏的东西时,我对发现的艺术性随机创作着迷了;这是我们通常不会注意到的无常世界。我意识到,这些世界在更深层次上与我产生了共鸣。它们隐喻着我们身边人的隐秘生活,我们每天都与他们擦肩而过,却对他们一无所知。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生活,但我们更愿意把它们留给自己;我们的个人神秘宝藏,我们的内在自我。这些都是我们内心最深处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可以随心所欲。


▲《巨人的足迹》(组照)©Jasper Doest(荷兰)

在赞比亚农村地区,人类与大象之间微妙的平衡正在受到破坏,因为双方都在争夺有限的资源。定居点的扩张和不可持续的农业正在侵占大象的栖息地,危及人类生计和大象种群的福祉。问题是:人类和大象能否共存?在过去十年中,这些问题不断升级,而且由于气候变暖,干旱预计会加剧,因此建立跨边界野生动物走廊变得至关重要。然而,这些走廊的建立面临着定居点、农业和基础设施带来的挑战,这导致了日常的人类与野生动物冲突。随着这些问题的持续存在,越来越明显的是,当地社区在促进人类与大象和谐共处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当地社区内开发经济上和社会上可行的共存模式,对大象和人类的长期生存至关重要。


入围作品

▲《马儿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组照)©Jacques Smit(南非)

《马儿在哪里,家就在哪里》讲述的是南非奥弗贝格地区Rooisand自然保护区博特河口的一群野马的故事。作为一名马术爱好者,我对马的行为有着广泛的了解,在极少数情况下,我会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出现在它们面前,不对它们构成威胁,并注意避免任何形式的依赖、信任或干扰。在过去的十年中,我发现这是一个深刻的个人疗愈过程。


▲《受保护的生命》(组照)©Massimo Giorgetta(意大利)

这组作品是在印度尼西亚北苏拉威西岛的兰贝海峡进行八次潜水的成果。这些照片都是在夜间拍摄的,采用的技术是将一条10米长、上面悬挂着八盏交替亮着的灯的绳索放入"黑水"中。灯光在潜水前30至40分钟放下,吸引不同物种的幼虫或幼体。就在下潜前,灯光会重新升起并固定在浮标上,将这些有趣的小生物吸引上来。这些幼体大多是透明的,大小从几毫米到4厘米的水母不等。这些照片展示了微小的幼虫如何利用栉水母来保护自己免受大型动物的伤害。


▲《白鹭和苍鹭的神奇栖息地》(组照)©Steven Begleiter(美国)

在最近一次哥斯达黎加之旅中,我在阿雷纳尔火山和拉富图纳地区观察到的苍鹭和白鹭的栖息地令我着迷。我不想只关注鸟类,而是想"拉回"画面,展现它们栖息的茂密而有节奏的环境。黑白画面效果很好,突出了黑暗神秘的动物群与白色鸟类的对比。


▲《朦胧的加拿大天空》(组照)©Jen Osborne(加拿大)

这组作品描绘的是2023年5月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发生的各种野火。大火产生的烟雾飘散到美国和其他国家,引发了无数关于加拿大火灾季节的愤怒文章。


▲《狐狸小王子》(组照)©Lukas Zeman(捷克)

在法国飞行员兼作家Antoine de Saint-Exupéry创作的《小王子》中,主人公遇到了一只狐狸。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是一只沙漠狐狸,它对Saint-Exupéry来说意义非凡:当他的飞机在北非撒哈拉沙漠坠毁时,这些沙漠动物陪伴了他好几天。


▲《椋鸟妈妈的连贯运动》(组照)©Kathryn Cooper(英国)

在英国,黄昏时分,椋鸟会在它们选定的栖息地上空喃喃自语,直到光线暗下来,鸟群才集体降落到芦苇丛或树上。它们令人着迷的空中表演几乎是编排好的,图案在空中出现又消散。大自然进化出了一种能够抵御捕食的系统,许多眼睛都在注意着攻击,风险由群体分担。这个群体在没有任何领导结构的情况下也能做到这一点:个体之间简单的互动所产生的结果大于各部分的总和。我通过多次连续曝光来制作图像,并将这些曝光叠加到同一张照片上,以揭示隐藏起来的运动和行为。我感兴趣的是将运动片段凝固下来,以便欣赏到连贯运动的复杂细节和规模,否则这些细节和规模可能会被忽视。


▲《美国的第一片荒野》(组照)©Kathleen Orlinsky(美国)

吉拉荒野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南部,崎岖不平,面积达2250平方公里。1924年,林务局将其指定为世界上第一个荒野区。这一美国自然保护的里程碑主要归功于一位名叫Aldo Leopold的年轻林务官。然而,吉拉地区一直有人类居住,从几千年前的莫格伦悬崖居民到近代的奇里卡瓦阿帕奇人,他们在该地区生活了几个世纪,后来被迫迁往保留地。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