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行不尽:吴宗其的千岛之歌

来源: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作者:吴宗其 2024-03-20 阅读:2050
  
核心提示:“西子三千个,群山已失高。峰峦成岛屿,平地卷波涛……”封孔蓄水,崇山峻岭入水而出,化为碧湖之上的点点明珠,散落成景。这番风光让作为外乡人的郭沫若惊叹,取笔蘸墨加以演绎,作诗绘其姿;更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吴宗其流连,借助菲林加以定格,留影显其韵。

■ 文 | 朱丽莎 

■ 图 | 吴宗其提供

■ 内容指导 | 浙江省摄影家协会

■ 刊登于《浙江画报》2023年12月期

青山行不尽:吴宗其的千岛之歌

Wu Zongqi’s “Song of the Thousand Islands”

《世外桃源》(1983年全国农村摄影比赛二等奖作品)

水面之下,千年古镇狮城轻轻闭上了眼睛,安静地沉沉睡去;水面之上,如真照相馆在“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换上了“姜家照相馆”的新招牌。1959年,一场浩浩荡荡的跋涉,改变了如真照相馆和29万淳安父老乡亲的生活,他们共同经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次大规模的新安江水库移民迁徙。

光阴荏苒,姜家照相馆里那个“生在水底、长在水面”的小男孩已经到了能进暗房的年纪,一边帮父亲打着凉扇,一边盯着人像在晃动的相纸上于分秒间显影,好似看到一场光与影的幻术正在上演。影像越来越清晰,他的眼睛也愈睁愈大。一次,趁父亲不注意,他偷偷钻进座架照相机的遮光布,想对坐在照相机前的客人是怎么跑进相机里的疑问一探究竟。好奇之下,他打开了相机的后背,也悄然开启了他未来几十年的摄影之路。

《金龙戏水》(1989年中国际摄影艺术展览铜牌奖作品)

千岛风光

“西子三千个,群山已失高。峰峦成岛屿,平地卷波涛……”封孔蓄水,崇山峻岭入水而出,化为碧湖之上的点点明珠,散落成景。这番风光让作为外乡人的郭沫若惊叹,取笔蘸墨加以演绎,作诗绘其姿;更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吴宗其流连,借助菲林加以定格,留影显其韵。

好的风光照片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缺一都无法成就完美的作品。“人和”的背后蕴藏着味无穷的狂喜,亦潜伏着道不尽的艰辛。当第五次登顶淳安县王阜乡的青山,吴宗其终于体悟了“世外桃源”四个字的含义:眼前连绵的山间,上下翻滚着白茫茫的云雾,清风徐动,片刻之间,万象变迁。时而雾起,眼前好似一片苍茫大海,无边无际;时而雾落,山腰显露几户朴素农居,恍若人间仙境。吴宗其尽兴地按完快门,兴奋得仿佛酒神附体,在山顶旋转着唱跳起自己原创的歌舞,半天才依依不舍地下山吃早饭,全然忘了坐轮渡、骑车20多千米又接连爬山的疲惫。

《狂舞》(1986年第十四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金牌奖作品,实现浙江省零的突破)

除了行不尽的青山和看不倦的绿水,另一让吴宗其深深迷恋的就是千岛湖的鱼。7月的高温蒸发着湖水,闷热不放过身体的每一个毛孔,直逼人心,令人烦躁。而吴宗其却耐心地趴在满是机油的甲板上,等待着一场狂欢的盛宴。在巨网捕捞队员们收网的小调声中,一条白鲢跃出水面,吴宗其不禁屏住了呼吸,瞬间成千上万条鱼在湖面一跃而起,用力甩动着鱼鳍和鱼尾,争相冲上云霄。平静的水面像沸腾了般,溅起阵阵水花;耳边如一场疾风骤雨席卷而来,又如闷雷滚滚由远及近。“怦怦”如鼓点的心跳声永远记住了《狂舞》诞生的欣喜:深色的鱼和白色的水花对比鲜明,清晰的水珠与朦胧的水雾相映成趣,浅色的帽子在山前点缀,仿佛鱼群演奏的乐章中的一个个音符,角落的渔网恰好铺垫了丰收的喜悦……千岛鲢鱼的美味锁住了资深老饕的胃,千万鱼儿的舞动奠定了吴宗其在摄影之路上的起点。

时代注脚

《午餐》(1985年摄于浙江省淳安县)

时光,总是耐不住性子,不管不顾地往前走,任你千呼万唤、千言万语,不曾停留。淙淙流水推动了舂米机,奏响乡间的安神曲,村民听到,心中便踏实了。学校操场边的台阶上,铁皮饭盒散发着饭菜香,让正在生长发育的身体备感饥饿。大喇叭下,男人女人们叉着腰,竖起耳朵倾听广播里的通知,避免错过最新的消息。码头边,人们挑着扁担,拎着大包小包,挤着上一天一班的船,排不上队的只好伸长了脖子看着满载的船越开越远,才悻悻离开。吴宗其拍摄于20世纪80年代的一帧帧老照片,仿佛一张张幻灯片,随着“咔嗒咔嗒”的放映声,带我们回到那个科技尚不发达、交通还不便利的年代。

《快乐的小木匠》(1982年摄于浙江省淳安县)

然而,也是在那个年代,短短几年,就是一个大变样。正月初六一大早,朱氏祠堂里便挤满了人,摇曳的蜡烛火焰投射出暖黄色的光晕,点亮了整个祠堂。红色的条桌上整齐摆列着木质托盘,每只托盘中都放置了每家最大的猪头,用万年青、红纸装饰,并摆上鸡蛋、粽子、苹果、土豆等。《比猪头》《祭祖》表现的不只是老百姓对祖先庇佑的真挚感激和对来年风调雨顺的真诚祈求,更是物质丰盛的真实缩影。

吴宗其不仅记录了一前一后的生活对比,更细腻捕捉了发展过程中的一幕幕“插曲”。1980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了两年。“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山中的春天总是像害羞的姑娘,扭扭捏捏的,来得更晚一些。无论是《凭票买米》还是《挑肥拣瘦》,从中可以窥见尽管市场经济的活力开始显现,但计划经济的身影仍在眼前,即便在低物价的情况下,人们还是需要凭借粮票和肉票才能购买对应的食物。吴宗其按下的快门,捕捉了“松绑”过程中的窸窣声响,为时代做了细如针线般的珍贵注脚。

《早读课》(1982年摄于浙江省淳安县)

《闲暇之时》(1986年摄于浙江省淳安县) 

山乡喜乐

古桥上,红、黄、绿、白、黑五色竹马由三男二女装扮,唱、念声环绕着跳、走的脚步,从历史传统中踱来,随着悠悠流逝的水波绕村而行,守护着一方水土。“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盖着红布的摇橹船逐渐靠近,阵阵祝福声在人群中传递。船头木盆里的喜糖,被新郎、新娘一把把抓起,抛向人群,人们伸出的手接住了新人们的喜悦,也延续了“九姓渔民”世代相传的水上婚俗。

《村头演戏》(1981年摄于浙江省淳安县)

传统民俗的传承加深了村民的集体归属感,新时代的气息带来了别样的独特体验。“啪,啪,咕噜噜……”一个漂亮的击球,精准地打中了另一个球,球干脆利落地冲向洞口。《忙中偷闲》中,三五个农民刚务农结束,球瘾一犯,还来不及脱下蓑衣和斗笠,拿起台球杆就来上了一杆。“嘿,我不仅农活干得好,球打得也不赖吧!”爽朗的笑声夹杂在打球声中,回荡在村口,将视线又引去了另一个方向。蛋白质混合着药水味在高温电烫下,弥漫了整个烫发屋,飘到了台门口,引来两个孩子扒着门张望。当时尚的潮流一夜间涌进了小山村,再简陋的烫发屋也阻挡不了村里媳妇们爱美的心。

《忙中偷闲》(1980年摄于浙江省淳安县) 

《烫发屋》(1985年摄于浙江省淳安县)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吴宗其的镜头下,“美”不仅仅局限于个人之美貌,更被拓展至助人之美好。20世纪80年代,传入古老村庄的除了改革开放的新气象,还有争做雷锋的新热潮。客运码头,靠岸的船只被搭上一块木板,连接陆地,却没人着急下船。一位盲人大叔一手握着一根细竹竿,在众人的护送下,稳稳地踏上了岸。原本的惊心动魄变为此刻脸庞洋溢的微笑。在人们吃饱、穿暖、玩好、爱美的年代,更令人欣喜的是,这样的温暖如春风吹拂下的山野桃花,在枝头熙熙攘攘地竞相吐蕊,也在吴宗其的岁月中朵朵绽放。

1978年,于吴宗其而言,是他正式开始摄影创作之年;于中国而言,是改革开放起步之年。正处新旧交替之时,吴宗其以摄影家的目光,洞悉着家乡的细微变化,以45年如一日的坚持为时代留下生动、宝贵的影像档案,谱出一曲深情、动听的千岛之歌。

《祖孙情 》(1980年摄于浙江省淳安县)

《左右为难》(1980年摄于浙江省淳安县)

《取暖》(1982年摄于浙江省淳安县)

2010年10月9日,美国摄影学会2010年会上展示中国摄影家吴宗其创作的《家在千岛湖》专题系列摄影作品

2011年,《水上芭蕾》作品在阿联酋国际摄影大展获得FIAP金牌奖。2011年5月29日,吴宗其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国家大剧院颁奖仪式上留影

2012年,吴宗其亲自组织会员为金峰摄影学校赠送50台数码相机,并给孩子们手把手地传授摄影技术

2018年,吴宗其荣获第十二届中国摄影金像奖

| 人 | 物 | 简 | 介 |

吴宗其,1958年生。现任中国摄影家协会艺术委员会委员、浙江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和杭州市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曾任第六届、第七届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主席,第八届、第九届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曾获中国摄影金像奖、第二届十杰人民摄影家、第七届郎静山摄影艺术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