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唯一,评委点评,2024第67届“荷赛”获奖作品公布(亚洲区)

作者:国际沙龙组 2024-04-08 阅读:1875
  
核心提示:2024年第67届世界新闻摄影大赛获奖作品从来自130个国家的3851位摄影师的61062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记录了当今世界面临的一些最紧迫的问题,从毁灭性冲突和政治动荡到气候危机和移民安全通行。全球范围的四个大奖将在这24位区域获奖者中产生。

2024年第67届世界新闻摄影大赛(简称“荷赛”)六大地区四个类别的获奖作品已于日前揭晓。获奖作品从来自130个国家的3851位摄影师的61062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记录了当今世界面临的一些最紧迫的问题,从毁灭性冲突和政治动荡到气候危机和移民安全通行。

全球范围的四个大奖将在这24位区域获奖者中产生,于5月22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的颁奖典礼上公布。

其中中国摄影网签约摄影师王乃功的作品《和你在一起》获得亚洲区长期项目组大奖!成为全球24位区域获奖者的其中一位。《和你在一起》这个系列作品,以第三人称进行私摄影的探索,是对家庭影像内涵的一次尝试思考与实践。作品突破了传统纪实手法,反其道而行,用大画幅拍家庭影像:以情感、情绪、关系、状态的真实,构建出九儿日常生活中那些难以被他人察觉的细碎和痛苦;以主人公九儿对画面的一一解读记录其在生命即将走向终点的心路历程,使观者通过这一个个隐秘的世界瞥见自己,最终阐述出向死而生的生命态度。在层层评审过程中,王乃功镜头下的九儿所呈现的对生活的热爱打动了评委,让作品获得了亚洲区长期项目组的奖项,成为本届荷赛唯一一组获奖的中国摄影作品。

今年的荷赛依然延续了“地区竞赛模式”的评奖模式,将全球划分为6个区域进行评选,分别是非洲、亚洲、欧洲、北美和中美洲、南美洲、以及东南亚和大洋洲;在参赛作品分类组别上,分为单幅组(Singles)、故事组(Stories)、长期项目组(Long-Term Projects)和开放形式组(Open Format)。此外,每一大洲还有一项“荣誉提名”奖。

以下是亚洲区获奖作品,全球奖项将于5月22日公布。


世界有两种力量:建设性的和破坏性的。战争是死亡,而和平是生命;战争是贪婪和嗜血,而和平是仁慈和人道;战争是生存斗争,而和平是世界人民之间的合作。我们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战争,战争带给我们的只有悲伤和无法挽回的损失。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希望、团结和爱。

在今年的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中,我们承诺支持那些讲述爱、家庭、尊严和人类价值重要性的强大项目。现在是时候提出摄影师可以提供解决方案的方法了,而不是通过一种基于固定观点和解释或即时情绪反应的两极分化的镜头来观察世界,从而进一步陷入深渊。通过比赛,我们学会了相互倾听,承认所有苦难都是共同的苦难。

今年,亚洲地区(在竞赛中包括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最具挑战性的评审主题是加沙战争,这场战争对各地都产生了两极分化的影响。我们所在的地区拥有世界一半的人口,我们意识到,由于局势的严重性,我们可能会对亚洲其他地区的问题反映不足。该地区如此之大,作为评委,我们认为必须在加沙危机的紧迫性与其他地区全年面临的困难和压力之间取得平衡。另一个挑战是,战争故事几乎总是包含令人不安的画面,这种遭遇的力量可能会使其他地方的人性黯然失色。

亚洲区单幅组获奖作品是对个人损失的有力描绘,道出了世界上所有冲突的苦难,无论你站在哪一边。战争永远不是解决办法。故事组获奖作品《处在边缘的阿富汗》讲述了最脆弱群体在得不到外界支持的情况下所遭受的苦难。《和你在一起》通过一个亲切的个人故事描绘了家庭纽带的力量,这个故事与我们许多人息息相关,提醒我们爱的重要性。开放形式组获奖作品《心弦》以亲切而细致的手法讲述了痴呆症患者的故事,强调了关爱亲人的重要性和记忆的珍贵。

在地区和全球层面的评审过程中,我们的对话一直保持开放的态度,不仅考虑所讲述故事的类型,还考虑摄影中讲述故事的多种不同方式,以便为受众提供更有深度的重要故事描述。全球媒体往往突出报道发生在西方的新闻和事件,或者只在报道的问题与西方国家密切相关时才报道其他地方的新闻和事件。我们希望我们为亚洲地区选择的获奖者在某种程度上有助于纠正这种不平衡。

——Elyor Nemat(2024年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亚洲区代理评委会主席)


单幅组

《一名巴勒斯坦妇女拥抱她侄女的遗体》

©Mohammed Salem(巴勒斯坦)

这位摄影师将这张照片描述为“有力而悲伤的时刻,概括了加沙地带发生的一切”,这张照片是在他自己的妻子分娩几天后拍摄的。他在纳赛尔医院停尸房发现了蹲在地上拥抱孩子的Inas,当时居民们正在那里寻找失踪的亲人。Inas听说家里被击中后,就飞奔到家里,然后去了停尸房。

2023年10月7日,哈马斯领导的战士对以色列南部多处地点发动袭击,造成约1200人死亡,2500多人受伤,约250人被劫持为人质。作为回应,以色列发动了空袭,并于次日正式向哈马斯宣战,动员预备役军人向加沙发动进攻。

战争一开始,以色列就指示加沙人撤离到瓦迪加沙季节性河流以南地区,以策安全。然而,据报道,以色列的空袭从10月中旬开始猛烈轰炸汗尤尼斯(瓦迪加沙以南21.8公里处)。许多遇难者是几天前离开加沙市的家庭。

截至2024年3月中旬,以色列对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的袭击已造成3万多人死亡,7万多人受伤。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高专办)统计,巴勒斯坦妇女和儿童占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二以上。

国际法院正在审理南非提起的指控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实施种族灭绝的案件。


2023年10月17日,加沙汗尤尼斯,Inas Abu Maamar(36岁)抱着她侄女Saly(5岁)的遗体,Saly和其他四名家庭成员在以色列导弹袭击他们家时丧生。


评委点评:这幅作品唤起了每一位观众的情感共鸣,令评审团深受感动。这幅作品在精心制作和尊重的基础上,以隐喻和文字的方式让人们看到了难以想象的损失。它以地理上遥远的医疗环境为背景,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共鸣,敦促我们正视我们对人类冲突后果的麻木不仁。画面是多层次的,代表了一个孩子的离去、巴勒斯坦人民的抗争以及巴勒斯坦31000人的死亡。这幅作品象征着冲突造成的损失,同时也表达了所有战争都是徒劳无益的。评审团认为,这位摄影师在近十年前曾因同一主题获奖,这凸显了人们仍在努力争取对这一紧迫问题的认可。


故事组

《处在边缘的阿富汗》

©Ebrahim Noroozi(伊朗)

自塔利班于2021年8月接管阿富汗以来,本已饱受战争摧残、濒临崩溃的经济继续受到外国援助撤出的影响。长达四年的干旱和两次大地震加剧了危机。据联合国估计,97%的阿富汗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社会服务几乎不存在,流离失所者(因冲突而无家可归或被周边国家驱逐出境)的人数已超过600万。

在阿富汗喀布尔郊区巴格拉米的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孩子们盯着母亲乞讨后带回家的苹果。


巴基斯坦驱逐无证阿富汗人的最后期限过去三天后,在阿富汗托尔哈姆(被巴基斯坦-阿富汗边境一分为二的一个小镇),一名病人在为最近被巴基斯坦驱逐出境的人准备的营地里接受治疗。在11月1日最后期限到来之前的几周内,约有49万难民越过边境。


在阿富汗喀布尔附近的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一对阿富汗夫妇正在照顾他们生病的孩子。他们负担不起医疗费用。


阿富汗喀布尔,一名境内流离失所的阿富汗男孩晚上在城市街头乞讨。


在靠近巴基斯坦-阿富汗边境的阿富汗托尔哈姆,一名阿富汗妇女在沙漠中休息,附近的营地里住着最近被巴基斯坦驱逐出境的人。在巴基斯坦政府规定的11月1日将无证阿富汗人驱逐出境的最后期限前几周,成千上万的难民越过边境。


在阿富汗喀布尔郊区的巴格拉米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一个家庭在冬天通过焚烧垃圾取暖。


塔利班战士在最近被巴基斯坦驱逐出境的阿富汗人抵达阿富汗托尔哈姆靠近巴基斯坦-阿富汗边境的一个营地时进行巡逻。在巴基斯坦政府规定的11月1日将无证阿富汗人驱逐出境的最后期限前几周,约有49万难民越过边境。


巴基斯坦政府规定11月1日为驱逐无证阿富汗人的最后期限,几天后,人们在阿富汗托尔哈姆的一个难民营等待登记,该难民营靠近从巴基斯坦进入阿富汗的主要过境点。


在阿富汗喀布尔郊区的一个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一名妇女正在照顾她生病的孩子。她负担不起医疗费用。


2021年,一名阿富汗男子在喀布尔机场遭到自杀式炸弹袭击时失去了一条腿,他在阿富汗喀布尔郊区的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散步。


评委点评:这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强大故事,描绘了自塔利班控制阿富汗以来,忽视和社会崩溃所造成的后果。该项目经过精心剪辑,提醒观众阿富汗人民所面临现实的紧迫性。它唤起了人们对不安全的更深刻理解,而不仅仅是刻板印象。这些精选的图片从一个普遍的层面讲述了冲突和流离失所的问题,引发了人们的共鸣和自我反思。


长期项目组

《和你在一起》

©王乃功(中国)

该项目是一项私人视觉记录,旨在探索家庭照片的概念。在与家人的密切合作下,摄影师讲述了中国北方一位有三个孩子的年轻母亲九儿的故事,她在被诊断出癌症后的最后几年里对生命有了更多的理解和感悟。手术前,九儿邀请摄影师拍摄了一些家庭照片,后来病情恶化,她又要求摄影师记录下她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

九儿与丈夫和三个女儿在中国辽宁拍摄全家福。她说:"爱,是陪伴我们行走一生的行李。"


九儿是个爱美的女子,向往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东西。她说:"不管路有多长,连接未来的背影一定要美。"


人们常常误以为九儿是她三个女儿的姐姐。九儿说:"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然后遇见更好的自己......别笑。"


经过一系列的手术和放化疗,九儿恢复得很好,一家人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九儿说:"一生不长,要为自己而活,去做你想做的,去选你所爱的。"


肿瘤的全身扩散给九儿的日常带来莫大的痛苦。入夜,从卫生间出来的九儿扑在丈夫怀里感受一丝安慰。她说:"大大世界,大不过一个拥抱。嘎巴,你瘦了。"


2020年末,手术一年后的九儿被确认复发,癌细胞全身扩散。


面对被疾病折磨的脸,九儿失神了。她说:"我大抵是乏了,横竖都开心不起来,站起身来皱了眉头,这悲伤是没有由来的,照照镜子,竟生出些许皱纹,抬头纹是我的,法令纹也是我的,向来原蛋白稚气满脸,而今日脸上却多了一丝成熟。也罢,这大抵就是成年人的生活吧。"


疫情之下,九儿网购了折叠泡澡桶。她说:"尽力之后,我选择随缘,过简朴的日子,简单的生活,不冷不热才最恒久。"


病程后期,九儿的贴身物品。她尤其珍爱这个用橘子、竹子和金子(孩子的乳名)穿成的手串。九儿说:"时间会褪色,但美好不会。"


九儿的抖音帐号里,留下了好多这样的视频。她说:"一些小美好正在井然有序的发生着,好想一直为这笑盈盈的生活拍照。"


九儿身体每况愈下,她提议拍一张这样的全家福。她说:"来不及看你们长大了,那就先来张‘致20年后的全家福’吧。" 


夜,往往会放大疼痛,而尤其漫长。她说:"时间从来不说话,却回答了所有问题。" 


对于即将缺席孩子们的成长这件事,九儿深感遗憾。她对自己说:“不要多愁善感,要勇敢一点、粗糙一点。”


九儿最放心不下的小女儿。


小女儿以自己的方式安慰着妈妈……九儿说 "俺现在算不算那种眼中写满故事,脸上却不见风霜的女子。”


睡觉前,九儿通常会和丈夫一起诵经。今天晚上,九儿因身体原因无法与丈夫一起诵经,于是她就在床上诵经。


每天晚饭后,九儿的丈夫都会拿起吉它弹唱。这是九儿家庭十多年的习惯,也是九儿最享受的时间。


九儿走后一周年,她的母亲和婆婆为她举行超度仪式。


更多的时候,九儿常常这样发呆,也许她的心里还有一个纯净的世界。她说:"一个人最好的状态,自己陪同自己,安静自在。”


信仰的光芒,给了九儿莫大的慰寄。她说:"在佛教里,什么都不会失去。你只需擦肩而过,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选择舒缓治疗的九儿每隔10天左右,需要入院输血一次。九儿说,如果有来生,她仍然期待再遇到今生舍不得的人。


九儿凝视着袋子里即将放生的鱼,久久……她说:"鱼说它没有哭,水却说它流眼泪。”


几天以后,九儿去了。那天,放生池里的鱼也在疯狂的游动,仿佛一个个渴望上岸的灵魂……


九儿虽然去了,她的床和卧室像被封住了一样,宛如她还在……


夏日傍晚,吃过晚饭的小女儿望向外面。没有了妈妈的陪伴,金子显然多了一些小心事。九儿曾经说过 "再怎么不爽,也要告诉自己:微笑!……今天的你,笑了没?”


葬礼过后,九儿的丈夫回到家里。九儿曾对他说: "不要垂头丧气了,显矮。" 


挂在窗前的衣服成了记忆里永远的风景……她说: "我生得再平凡,也是限量版。" 


九儿走后的第一个春节前夕,孩子们在去往墓地的路上。九儿曾说过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过不去的人。孩子,要学会欣赏沿途风景。" 


九儿走后一个月,爸爸带着孩子们来到九儿的墓地。九儿曾说过 :"我们,还在一起。" 


又一个平安夜,孩子们再次来到九儿坟前。


评委点评:该作品描绘了一位母亲勇敢地决定与摄影师分享她的日常生活,为她的家人留下了永恒的记忆。通过合作,该作品挑战了陈规陋习,突出了人与人之间亲密联系的持久性,为人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中国家庭生活一瞥。这些亲切、人性化的肖像画传达了爱、自豪和面对死亡时的坦然。


开放形式组

《心弦》

©Kazuhiko Matsumura(日本)

痴呆症患者和非痴呆症患者看到的是不同的世界。在典型的阿尔茨海默氏症病例中,记忆力、时空定向力、判断力和运动技能等心智功能会逐渐衰退。曾经熟悉的生活一点一点地改变。然而,决定症状的并不仅仅是认知功能的衰退。一个人的情绪和周围环境也会产生深远的影响。通过聆听痴呆症患者及其家人的故事,我们可以了解到爱与关怀是一剂良药。

痴呆症是导致老年人残疾的主要原因。日本人口老龄化程度之高,是世界上痴呆症患者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预计到2025年,约有700万日本人将出现痴呆症症状。本项目不仅试图以独特的视觉方式展现围绕痴呆症的更广泛的社会问题,还试图展现痴呆症患者的内心世界以及他们与家人和看护人之间的关系。

日本京都,Shigeo Mori每天从报纸上剪下将棋和围棋专栏。在2013年8月15日失踪前四天,他已无法正常剪报。他失踪后,Shigeo的妻子Itoko Mori在家中发现了这份报纸;摄影师将其置于白色背景下,拍摄了这张照片。


我以前在一家鱼店工作。在端虾的时候,我忘记了数字。我在脑子里数的数字——1、2、3,很快就会消失。数到5时,我就记不清数了多少个了。——Atsushi Shimosaka(日本京都)

2019年,46岁的Atsushi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在医院,他被诊断为早发性阿尔茨海默氏症。摄影师获得了这些虾,并以白色为背景进行了拍摄。


我在哪里?我应该很熟悉这个地方。我的脑海里一片朦胧。冷静下来。我拿出手机,点击地图。朦胧中闪过一丝清明。——Atsushi Shimosaka(日本京都)

Atsushi的智能手机上显示的地图应用程序穿过阴霾。摄影师与Atsushi合作,将智能手机放在一个纸箱内,并用干冰锉平,以表现他的证词。


从日本京都Atsushi家卧室看到的窗户。Atsushi说:"现在是上午吗?下午?还是晚上?我有时搞不清楚。我看着窗外的亮度来确认。"


Masaharu和Kimiko与他们的两个孩子在日本的家庭老照片。由于痴呆症,Kimiko已无法辨认自己的家人。照片由摄影师扫描并模糊处理。

1997年元旦。我喊她,她没有回应。就在那天,连接我们的心弦断了。过了一段时间,她叫我“爸爸”。我不再是她的丈夫。——Masaharu Taniguchi


自行车停车场附近的道路,被称为Shigeo最后的足迹。这张照片是摄影师六年后,在同一天的同一时刻,在日本京都拍摄的。


在日本京都,Shigeo经常散步的神社的停车场。这座神社位于离Shigeo家约五公里的山边。


Shigeo Mori的备用眼镜。Shigeo去世后,他的妻子Itoko仍在继续寻找。她想找到他的眼镜,但眼镜不在他的遗体附近。她想知道他最后走过的路。最重要的是,她想站在一个能感受到Shigeo的地方。但是没有这样的地方。


装有Shigeo Mori遗体的圆筒。Itoko总是随身携带。丈夫去世一年后,Itoko将他的骨灰撒在了他最爱的地方:海边和他们经常散步的山上。


Itoko Mori珍爱她丈夫Shigeo最喜欢的日本象棋棋子“hu”(意为 "散步"),如图所示。她仍然喜欢散步,喜欢回忆与丈夫在美丽的地方度过的时光。自从Shigeo去世后,Itoko加入了一个社区组织,该组织经营着一家老年痴呆症咖啡馆,希望能够提高人们的意识,防止失踪事件的发生。她说:"这很奇怪,但我感觉到即使Shigeo不在这里,他也和我在一起。他就在我心里,这一点毋庸置疑。"


一个半透明的人坐在Shigeo Mori喜欢去的地方。Shigeo带着妻子Itoko来到这里,说 "这不是个好地方吗?" 摄影师希望这里的人既是Itoko,也是Shigeo。Shigeo已经不在他所爱的地方了。半透明的画面代表了Itoko失去丈夫后的失落感。另一方面,风景中留下的残影表明,Shigeo仍然活在Itoko的心中。


Atsushi Shimosaka坐在日本京都卧室的蒲团上。在这张照片中,他再现了自己忘记时间、过早起床的瞬间。

本项目中的一些艺术效果是与Atsushi合作完成的,他同时也是一名摄影师。


在日本京都Atsushi的家附近,一轮暧昧的太阳低垂在天空中。Atsushi说:"现在是上午吗?下午?还是晚上?我有时搞不清楚。"摄影师受他的话启发,拍摄了这张日出的照片。他拍摄的照片让观者分不清是日出还是日落,是早晨还是傍晚。


当我迷失的时候,我的大脑会变得一片空白。——Atsushi Shimosaka(日本京都)。

在这张照片中,摄影师与Atsushi合作,再现了在平凡的活动(如步行上班)中迷失方向的感觉。


Atsushi Shimosaka是一名被诊断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的老人护理员,他在日托设施中从简单的动作中发现了意义。握着痴呆症患者的手,他了解到在我们的社会中情感比理智更重要。自确诊以来,他珍惜与妻子在一起的每一刻,向他人敞开心扉,拥抱生活的美好。他相信,社会价值观向同理心的转变可以丰富痴呆症患者的生活,他将继续以摄影师和痴呆症患者的双重身份分享他的经历。


日本京都Atsushi Shimosaka家中摆放的鲜花。虽然他对失去自我的恐惧从未消失,但他已经学会了与疾病共存。他现在说:"我很快乐。我不想回到确诊前的生活。当我患上痴呆症时,我学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我意识到,幸福的青鸟一直与我同在。"


我不仅在冰箱里,还在衣柜里发现了鲷鱼生鱼片。我妻子可能出去买了好几次,忘了她已经买过了。这是给我晚上喝酒时享用的。她考虑得很周到,所以我心里也就没有生气。——Masaharu Taniguchi


Kimiko说:'我想死。我想死" 她坐在窗边,陷入绝望。


我请家庭护理员来帮忙照看她。唱歌、折纸、编织和一起做事情有助于稳定她的情绪,痴呆症的进展似乎也有所减缓。出色的护理人员让我们找到了快乐。我对护理工作的看法完全改变了,从悲观变成了乐观。我的妻子能够享受几年活跃、开朗和快乐的时光,仿佛获得了新生。——Masaharu Taniguchi


在女儿的帮助下,她学会了使用缝纫机。我妻子的家人经营着一家裁缝店。缝纫机是她嫁妆的一部分。她一直为我们家做衣服。看到她在缝纫时那么活泼,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她好像已经康复了。——Masaharu Taniguchi


我开始代替妻子做饭。我做的饭太难吃了,以至于我妻子都不吃。她的体重从45公斤降到了37公斤。包括营养师在内的四个人教我做饭。我妻子又恢复了原来的体重。——Masaharu Taniguchi


我在家务劳动中挣扎。同时,我的妻子试图用各种方式引起我的注意。我切菜时,她把沾满泥巴的凉鞋放在砧板上。我很生气,把菜扔到了地上,但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我妻子厌倦了待在家里,于是就出去了。她说:“我很孤独,我很孤独。我们回家吧,我们回家吧。”当她感到孤独或被迫做一些她不能做的事情时,她也会这样说。——Masaharu Taniguchi


我喊她,她没有回应。就在那天,连接我们的心弦断了。过了一段时间,她叫我“爸爸”。我通过扮演父亲的角色,重新唤起了她的心弦。——Masaharu Taniguchi


她还失去了上厕所的能力。便秘和膀胱控制都是棘手的问题。当她的皮肤或内衣弄脏时,我必须给她洗澡才能洗干净。我翻新了我们的浴室,使其成为无障碍浴室。——Masaharu Taniguchi


在新年的第一个梦里,我和妻子一起赏樱花。我想带她去看樱花。我和女儿以及家庭护理员商量后,他们欣然同意了。3月31日星期天,樱花盛开。我们有多少年没有看到樱花了?那天之后,我的妻子变了:她的笑容更多了,话也更多了。我们甚至可以在植物园和公园散步,我感受到了与妻子生活在一起的快乐。——Masaharu Taniguchi


她入睡的时间逐渐变得不规律。这意味着我经常不得不半夜起来,给她提供所需的帮助。护理服务无法在夜间或清晨提供。原因似乎是没有足够的护理人员;护理人员的工资太低,这是一个社会问题。需要认识到夜间护理服务的必要性。一位护理人员也有同样的感受,他创办了一家提供清晨家庭护理服务的企业。我还遇到了另一个人,他对护理服务质量低下感到非常气愤,于是创办了一家护理企业。——Masaharu Taniguchi


我们的征程屡遭失败和危机。危机也可能是机遇,失败也可能让我们发现新的护理方式。我们遇到过像天使一样的护理人员,他们克服了失败和危机,一直过着快乐、积极的生活。——Masaharu Taniguchi


Kimiko走到了她自然生命的尽头。她享年88岁。我们得到了许多人的关爱和支持。我心中充满了感激和谢意。


2019年底,在Kimiko Taniguchi去世六年后,摄影师拜访了她丈夫Masaharu位于京都的家。尽管Kimiko的痴呆症带来了挑战,但Masaharu和她的护理人员还是在悲伤、失落、疲惫和孤独中找到了快乐的时刻。Masaharu 、Kimiko的家人和她的护理人员一起用75本笔记本记录了他们的旅程,每本笔记本都写满了回忆和护理心得。


2023年10月24日午夜,Masaharu Taniguchi在他和2013年去世的妻子Kimiko居住多年的家中安详离世。享年99岁。曾经照顾Kimiko的护理人员也在照顾Masaharu。在自己接受护理的同时,他也在继续思考老人与赡养者之间的关系。我们如何才能振奋精神,改善这个日益增长的弱势群体的生活?如今,Masaharu和Kimiko的照片并排摆放在他们的客厅里。


评委点评:摄影师以独特的视角展现了日本老年痴呆症的现状,其深思熟虑的选择给评审团留下了深刻印象。庄重的描绘和文化视角的融入使整个项目风格一致。每一个概念性的决定都超越了美学,以植根于日本文化和摄影传统的视觉语言、情绪和符号有效地叙述了故事。


荣誉提名

《边界》

©Zishaan A Latif(印度)

1971年孟加拉国宣布独立后,许多孟加拉印度教徒和穆斯林迁移到印度东北部以印度教徒为主的阿萨姆邦,加剧了边境紧张局势。2019年,印度政府提交了一份更新的《国家公民登记册》(NRC),对190多万表面上来自孟加拉国的人的公民身份提出了质疑,这些人的身份至今仍处于不确定状态。本项目记录了米亚社区的情况,该社区依靠跨国河流雅鲁藏布江附近的土地维持生计,在国家眼中也是如此。随着洪水的加剧,他们的土地被侵蚀,他们面临着与自然和国家的斗争。该地区的气候和地形加剧了他们任意的无国籍状态。

布拉马普特拉河支流阿萨姆邦下游的贝基河被侵蚀,巴尔佩塔地区受到影响。阿萨姆邦约40%的土地易受洪水侵袭,约320万公顷的土地受到影响。每年四月,季风都会使贝基河河水暴涨,侵蚀重要的栖息地和肥沃的农田。


孟加拉穆斯林村民对每年的洪水习以为常,他们乘坐社区船只从雅鲁藏布江淤泥沉积形成的沙洲小岛前往大陆。这些村民在沙洲上生活和耕作,面临着社会、政治和经济边缘化。当季风云层在远处若隐若现时,他们在塑料布下寻求庇护,在雅鲁藏布江沿岸为身份和生计而奋斗的过程中体现出顽强的生命力。


在哈尔巴利村,一名孟加拉穆斯林妇女在拆除她家位于贝基河边的房屋时泪流满面。每年的山洪暴发,再加上不丹的水坝泄洪,迫使他们不得不搬迁。研究表明,频繁的疏散和迁移与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和抑郁的风险增加有关,这突出表明了气候引起的迁移对脆弱社区心理健康的影响。


Kabod Ali是哈巴里村的一名孟加拉穆斯林,他经常到贝基河岸去使用移动网络。贝基河是雅鲁藏布江的一条支流,在季风季节会威胁到闪食。据Ali说,他的母亲曾被边防警察误认为是移民扔进河里,险些丧命。毁灭性的洪水加剧了阿萨姆邦孟加拉穆斯林社区的困境,他们面临着环境破坏以及争取公民身份和国家承认的斗争。


在阿萨姆邦为期五个月的季风季节里,一名孟加拉穆斯林妇女在哈尔巴里的洪水中穿梭。2023年7月,毁灭性的洪水影响了以孟加拉穆斯林为主的下阿萨姆邦。约35000人到洪水救济营避难。洪水冲毁了房屋、农场和庄稼,加剧了在政治和环境不稳定的情况下争取纳入国家公民登记册(NRC)的斗争。


一名孟加拉穆斯林小男孩试图在混凝土“豪猪”上为手机确保网络信号,一名女孩则穿着最漂亮的节日盛装庆祝开斋节。“豪猪”是该州布拉马普特拉河委员会推出的一种防洪措施,但其效果无法与阿萨姆土著人使用的传统方法相比。在当地社区看来,这些混凝土结构已成为该委员会无能和腐败的象征。


Asir Uddin一家是2021年9月被从达尔布尔驱逐出去的800多个孟加拉穆斯林家庭之一。承诺提供土地作为回报。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导致警察开枪射击,造成两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12岁男孩,20人受伤。阿萨姆邦政府为Gorukhuti农业项目清理了607公顷土地,导致数千人无家可归。河流纵横交错的达尔普尔肥沃地区是2051个家庭的家园,由于气候变化、与州政府的公民权争夺战以及严厉的驱逐行动,这些家庭不断面临流离失所的困境。


讲孟加拉语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在塔拉巴里渡口互相帮助,从雅鲁藏布江边转移商铺。每到季风季节,土地都会受到侵蚀,这对居民来说往往是毁灭性的,因为他们不得不不断适应每年不断变化的陆地。


贝基河河水暴涨,一棵树被淹没。由于每年可怕的季风都会席卷村庄,造成严重破坏,西哈巴里村民必须再次搬迁。居住在雅鲁藏布江众多支流之一沿岸的孟加拉穆斯林经常看到他们的土地消失,每隔几年就要搬迁一次,原因是河水湍急,而不丹大坝泄洪又加剧了河水的流动。在下游的巴尔佩塔地区,孟加拉穆斯林社区在被国家人权委员会排除在外后,继续努力应对公民身份方面的挑战,面临着无国籍的可能性。


评委点评:评审团授予该项目荣誉奖,以表彰其对气候和公民身份的诗意探索。摄影师通过强有力的高对比度图像,有效地传达了被拍摄者的边缘位置,突出了移民在身体流离失所和不确定的未来方面所面临的持续挑战。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