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组揭晓 | 2024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入围名单公布(肖像类)

作者:国际沙龙组 2024-02-29 阅读:1404
  
核心提示:共6名摄影师入围,冠军获得者将在4月18日在伦敦举行的索尼世界摄影大赛颁奖典礼上揭晓。

近日,2024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专业组—肖像类入围摄影师名单揭晓,共6名摄影师入围,其中美国摄影师Adali Schell、保加利亚摄影师Valery Poshtarov和英国摄影师Drew Gardner入围决赛,角逐该类别冠军,冠军获得者将在4月18日在伦敦举行的索尼世界摄影大赛颁奖典礼上揭晓。

肖像摄影类作品近距离观察构成我们世界的面孔。Adali Schell的《第一辆车》通过记录洛杉矶青少年的第一辆车,唤起了人们的怀旧之情。 在《美国内战黑人参战者后裔》中,Drew Gardner通过追踪美国内战黑人战士的后代,在真实的日光摄影棚中使用当时的5x7英寸锡版工艺,再现了美国内战黑人战士的照片。在《东海岛居民》中,Liang Chen回到了儿时的故乡——东海岛村,希望在工业化永远改变这座岛屿之前,将时间定格。

索尼世界摄影奖(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奖之一。大赛面向所有摄影师开放,包括专业摄影师、业余摄影师、青年摄影师以及摄影专业的学生。该赛事目前已是业内最具权威的声音,为所有获奖者提供一个强有力的平台。

中国摄影网将会持续关注赛事进展,为大家公布各组别进入决赛和入围作品。


决赛作品


▲《第一辆车》(组照)©Adali Schell(美国)

我在洛杉矶长大,最早的一些记忆是在车里留下的。具体来说,我父亲那辆上世纪80年代的老式奔驰车(他将其改装为使用植物油)成为了我的休憩之所。引擎的嗡嗡声、皮革内饰的撕裂声和他刻录的CD的声音伴随着我对洛杉矶的最初了解。2022年,我受《纽约时报》委托,为我的朋友们拍摄他们的第一辆车。这篇题为《你的第一辆车的魔力》的文章于2023年2月发表,并于2023年7月在阿尔勒国际艺术节和华沙博物馆举办了国际展览。


▲《父与子》(组照)©Valery Poshtarov(保加利亚)

在这个已经日渐疏远的世界上,牵手成为一种无声的祈祷——一种重新走到一起的方式。在摆姿势时,父亲和儿子多年来,有时甚至几十年来第一次牵手。这是一个充满力量的时刻,往往充满了犹豫甚至抗拒。这种亲密行为成为该项目的主要目的,而照片只是他们之间长期未曾说出口的爱的见证。该项目跨越不同文化,深入保加利亚、格鲁吉亚、土耳其、亚美尼亚、塞尔维亚和希腊的各个角落,已成为情感表达和文化保护的灯塔。它是一个全球舞台,鼓励世界各地的父亲和儿子加入这一行列。通过抛开叙事,这些肖像画变得可以被解读,我邀请观众添加他们自己的意义层次,使我们都成为这个不断发展的人类故事的贡献者。


▲《美国内战黑人参战者后裔》(组照)©Drew Gardner(英国)

《美国内战黑人参战者后裔》该项目历时三年,在对美国内战黑人士兵的照片档案进行全面搜索后,照片中人物的身份得以核实。我们与美国黑人遗产项目的家谱学家合作,找到了内战参战者的后代,并将他们从美国各地召集到一起,在一个真实的日光摄影棚中使用当时的5x7英寸锡版工艺进行拍摄。被拍摄者必须保持完全静止,这往往意味着要使用颈托进行长达40秒的曝光。拍摄者穿着定制的手工服装,布景也是特别制作的;其中使用的一些道具是内战时期的真品。


入围作品

▲《离地间隙》(组照)©Owen Harvey(英国)

20世纪40年代中后期,美国出现了一种新的亚文化,墨西哥裔美国青年开始在他们定制的车辆上放置沙袋,这样车身就能紧贴路面行驶。随着液压装置取代了沙袋,低底盘骑行的技术变得更加先进,车辆和自行车也被装饰成政治宣言和代表墨西哥裔美国人文化的形象。到二十一世纪初,随着世界各地的文化对低地骑行文化的追捧,低地骑行文化变得异常流行,并经常出现在音乐视频中。我去了洛杉矶,低空骑行的精神家园,去记录那些让亚文化成为今天这样的人。


▲《皇后之城的皇后们》(组照)©Michael O. Snyder(美国)

马里兰州坎伯兰曾是"皇后之城",是阿巴拉契亚地区的工业和文化中心,该地区以"圣经地带"的保守主义和"铁锈地带"的职业道德而闻名。坎伯兰的故事与阿巴拉契亚地区许多曾经辉煌的城市相似,随着工业的逐渐消失,经济也慢慢陷入停滞,文化也随之衰落。但即使在这里,裂开的路面上也长出了鲜花。同性恋社区团结起来,创造了一个繁荣的变装场景,并克服重重困难,建立了该地区规模最大的骄傲运动,尽管美国各地出现了对变装皇后日益强烈的反感。《皇后之城的皇后们》是一个纪录片和肖像项目,探索在美国农村地区公开表达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身份的勇气、风险和影响。


▲《东海岛居民》(组照)©Liang Chen(中国)

东海岛位于广东省,是中国第五大岛。近十年来,该岛已发展成为重工业区,由于征地、拆迁等原因,许多原居民已搬离。因此,东海岛的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面临着新的挑战,岛上的空气和环境也在工业化进程中面临着新的挑战。我回到儿时的故乡——东海岛村,用胶片相机记录下人们亲切的面孔。我想留住他们,留住这些我怀念的记忆。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